你猜我是天莫还是寒宝宝

请务必看一下
由于另一个经常不在线所以经常在线的是我,另一个主修啥我也不清楚,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顺便,这里寒宝宝,主修文,主写凹凸全职魔道,在线勾搭画师,会画画的小哥哥小姐姐求扩列啊~
by寒宝宝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第二章
【捡】
一.
变化莫测的云朵在天空肆意游行,底下漂浮这一些雾气,一大块云雾一般都陆地却看不见多少人。
毕竟,说到底,现在这里只有两个人啊……
“创世神大人,有个孩子昏倒在了自由森林。”一个白发的男子站在一蓝长发男子面前说着,白发男子的语气很淡定,小麦色皮肤上的眼睛闭着,嘴角勾着,笑的并不怎么好看。
“嗯。我过去看看。”
蓝发的男子说着就站起身来刚想走,白发男子就拦住了他。
“创世神大人,这种事不用您去。”
白发男子拦住他,在他看了一个孩子而已有什么值得创世神大人去留意的,这种事,自己会处理好的。
“不用,我自己解决,不能什么都要你去,不要把所有事情抗在自己身上,丹尼尔。”创世神拍了拍丹尼尔的肩头,随后就趁着丹尼尔还愣着的时候悄悄的离开了。
不要把所有事情抗在自己身上。么……
丹尼尔站在原地不动,其实这个世界也才建立了不过几百年这几百年也就是自己和创世神大人在一起的,但是,明明是创世神大人包揽了很多事物,自己只有一点点,自己想帮大人一点,大人却让自己放下,这,到底是为何?
丹尼尔站在原地,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待在原地,手指握着拳,指尖都插进手掌里了。
而创世神依然在往自由森林赶过去,昨天他看见那个人来了,就知道会有事情发生,而今天除了那个昏倒在自由森林的孩子以外,就再没有发生过别的事情了,那么,事情的源头,一定跟那个孩子有关系!
事实也证明了,创世神没有猜错。他来到自由森林,顺着不属于这里的气息找过去,找到了一个倒在血泊里的孩子他的旁边还有两只鸟,身上的伤看样子是才出来的,应该是被附近的魔兽搞伤的,不过……血泊里貌似除了那个孩子和他的鸟意外,貌似还有几张牌。
创世神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牌,用自己的白色衣摆把它擦干净,也不在乎纯白色的衣摆粘上了地上的血迹和牌上的血渍。
“死……死神,这,这,难道……嗯!”
创世神看着眼前被擦干净的牌,手都有点抖,因为牌上写了四个字“九神.死神”
他清楚的记得,九神乃那一人所创,那一个,会笑,很聪明,很可爱的人,那个人,让自己和那个人等了好久的人。由于被创世神触碰,死神下意识凝出实体出来,创世神也侧身躲过去了。
“是我。”
创世神看着死神貌似没想起自己是谁,无奈的提醒了一句。
“我当然知道你是创世神那家伙啊!”
死神也不顾形象的朝着创世神嚎。创世神瞄了一眼死神,死神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真的是他?”
“当然!难道你认为我们九神还会认错主子?”
“不会。”
创世神可是知道要召唤出九神是要九神原主的血或者原主转世者的血的。而且原主的血也不好拿,创世神清楚的记得当时他死的时候,是笑着的,眼角没有泪水,就明确了他已经对九神的召唤和转世体动了手脚,至于怎么做到的,他自己也不得而知。
“那就是的了啊,不过看到是你我就放心了啊,先回去了!顺便一提,体质,还是一样。”
死神完全不在乎创世神目前在想什么丢下这一句就会牌里了。
创世神也懒得管,待死神回牌完毕创世神就动手吧周围的几张收着放在了是个人肉眼就可以看见的安迷修大腿上的一个小包里面。
然后随手掐了一个通讯给丹尼尔:
“丹尼尔。”
“创世神大人,我在。”
“有没有装鸟的笼子?”
“额……创世神大人您这是…”
“这个孩子身旁有两只鸟。”
“哦,我去找找。”
“嗯。”
说道这里,创世神掐掉了通讯,然后抱起安迷修。
体质跟前世一样,么……那就好办了,不用担心寿命问题,那么这个体质一样,也是他动的手脚之一吧……
创世神这么想着,前世的安迷修有一个特殊的体质就是可以一直活着,但是永远会保持12岁的样子,体质一样,那就代表着现在的安迷修也是这个体质,创世神自然不用操心他会有人类短小的生命了。
毕竟,对于可以永久活着的神来说,人类的寿命,真的太短了。
其实还有一点创世神想不通,前世的安迷修到底是找谁帮他对他的转世和九神动的手脚,还有前世的安迷修,是不是早就料到了自己死亡的这一天……
毕竟前世的安迷修出生于占卜的家族,占卜也是很好的,算一卦,多多少少能有个大概。不过……现在的他,估计已经忘记了他前世那些占卜之术了。
创世神就一个人静静的思考着,没过一会儿,传送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待传送消失的时候,地上留下了一个鸟笼。
创世神拿起鸟笼,把地上沾着血的一蓝一白的毛球放进鸟笼里面。然后一手扶着安迷修的背,一手用一根手指勾着鸟笼上头的挂钩,把手臂从安迷修膝盖底下穿过去把安迷修抱了起来(说白了就是公主抱),随后就走了。
抱着安迷修的创世神空不出手,也只能抱着,他看着安迷修,叹了口气。
这次,不会让你离开了,绝对。

二.
当时的安迷修是被抱回去的,那个时候丹尼尔在创世神原来坐着的位置坐着等他。而然当看见创世神公用那一种姿势抱着安迷修的时候,丹尼尔是懵的。
为什么那个孩子被创世神大人抱回来了?为什么还是公主抱?这个世界是不是出问题了?
创世神看着一脸懵的丹尼尔,暗暗叹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丹尼尔,你去休息吧,交给我。”
“可是……”
“交给我。”
创世神的声音突然加重了几分,对于怀里的安迷修,他一刻不能马虎。说着抱着安迷修就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创世神把安迷修轻轻放在床上,放了个治愈在他身上,先把安迷修身上和脸上的小伤口完全治愈。说起来,这治愈术,还是那个人教自己的,虽然有点不爽,但是现在貌似没有别的比这个更好用。
啧,真不想用那个人教的东西。
然后随手拿了条毛巾打湿慢慢的擦拭那些很严重出血多的伤口。小心翼翼的把安迷修挡在额头前面的刘海用毛巾擦干净,然后顺势把他脸上的灰也擦干净了,现在的伤口都已经清理完毕了,就要等他慢慢好起来了。
创世神看着床上伤痕累累的安迷修,皱了皱眉,这伤,估计要好长一段时间,算了,每天一个治愈吧,这样会快一些,算下来,最慢也就一个月吧……
创世神收好这些东西就出去了,刚出去就看见丹尼尔看着自己。
“怎么了?”
丹尼尔死死的盯着这一点让创世神真是很不适应,也很不喜欢,感觉要把自己看穿一样,这种感觉,他不喜欢,或者说厌恶。
“创世神大人,那个孩子到底是什么人,大赛还有一年就要开始了,让一个孩子待在这里怕是有些不妥。”
丹尼尔看着创世神,最后还是开口把自己想说的说了,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让一个孩子待在这里,这真的是,不行,绝对不行。
“丹尼尔,别的要求可以,但是这个不行。”
创世神用这一句话就把丹尼尔怼回去了。是的,别的可以,但是安迷修绝对不可以离开,他等了那么久,绝对不能再失去他,而且,如果安迷修离开这里,那个人就一定会出手,那么,先机就在那个人手上了,这样绝对不行,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不能就这么给他了!
虽然创世神也很清楚,他们两个等的都是同样的时间,对那个人又同样的占有欲,只不过一个保持本体,另一个转世了而已……
创世神闭上眼睛他记得昨天,那个人来的时候是怎样的景象。
“咚咚咚。”
创世神从文件里抬起头,耳边的三声敲门声仿佛是暗号一样敲完三下就没有了。
那家伙怎了来了,难道……
创世神抓了抓头发然后去开了门,开门后眼前的人比自己高了一点穿了身黑袍子,看着创世神来开门然后就去掉了宽大的直接遮住了眼睛都帽子取下来然后逮着创世神就抱怨。
“我去你知不知道这很热的啊!”
创世神无奈的摊摊手,谁叫这人都外貌不能随意露出来啊,这么大一块烧伤的伤口,可不是这么容易消除的。
“这也是没办法啊,你现在的样子很吓人的”
创世神转身给那人倒了杯茶,随手递过去,然后表示没办法。他那样子真的很吓人,假死也不会找替身就这么扛着,要不是自己来的快那家伙真的可能死掉。
“所以,你来干嘛?”
虽然口上说着是对那人厌恶至极,但是实实终终他们的确是在合作,计划已经施行很久了,预计原本这一天是想让那人去转世投胎的,以自杀结束。
但是这也应该不用跟他打招呼才对,那么……就一定有别的事情。
“呵,被看穿了,你给我注意点,明天要出事!”
说完那人就重新带好帽子走了。
出事……么……
创世神揉了揉太阳穴睁开眼睛,他应该投胎完成了吧,也应该会保留记忆的,那人究竟是用什么保住的记忆,连转世都会留着,真是令人好奇。
“创世神大人……”
丹尼尔的出声让创世神意识到他旁边还有人,创世神回了句“没什么,那个孩子,就让他留在这里,我会处理好的。”就离开了。
你可以剥夺我的全部,但是唯独他不行。

三.
后来的每一天创世神都会来看安迷修,除了给他施加治愈以外然后拿湿毛巾再擦一遍其余伤口,还会回忆很多关于安迷修前世的事情有的时候还会不经意说几句话,创世神在安迷修这边的时候,丹尼尔一直也靠着门板听着,虽然他根本听不懂创世神偶尔说的那些词。
毕竟丹尼尔也是创世神创造的,对于创世神以前经历的事情丹尼尔并不知道,创世神也没有跟他提过,可能是因为创世神在创造这里,创造丹尼尔之前的一切,都一直跟安迷修有着关系的原因吧…
毕竟创世神在见到安迷修之前,比谁都害怕提起自己的过去,他不想提起,他不想揭开自己的伤疤。所以丹尼尔理所应当的不知道创世神的过去的一切。
这天创世神又来了,丹尼尔也在创世神关门以后靠在了门板上面。里面的创世神再一次施展了一个治愈给安迷修,再把伤口周围的污渍擦了一下,然后放下毛巾,左手支撑着脑袋,闭上眼睛陷入了回忆当中。
那一天的阳光很好,但是自己并不喜欢,小小的创世神(小创世神为18岁)在路上跑着,他身上全是伤,衣服破破烂烂的,上面全是灰,完全看不出来是白色的衣裳。那张生的好看的小脸也脏脏的,脚上并没有穿鞋,脚底已经能看见血了,跑一步地上就有一个小小的血脚印。
小创世神引以为傲的蓝色头发也粘上了血和灰,都变得不好看了。但是他依然在跑,也不管脚底已经破了,他只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跑,自己就要死了,如果受点伤,让自己脏一点能够活下去的话,他将会不屑一切手段。
最后为了甩掉身后跟着自己的那群人,小小的创世神毫不犹豫的跑进了那个像迷宫一样的巷子。
最后跑着跑着,小创世神的视线突然开始迷糊起来,他已经被追了好久了,也跑了好久了,途中他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水。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觉对不会去碰那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小石头,也绝对不会拿回家。但是很可惜,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后悔药。
最后,他昏倒在巷子的一个角落里面,醒来的时候他看见之前那群人已经找到这里了,可是他真的没有力气再跑了,但是想着要死又很不甘心,就直接不顾形象的大喊大叫起来,要知道无论是现在的创世神,还是小创世神,都是个很冷淡的人,虽然没有那么冷,但是他没有那些所谓是冰山一样连心都是冷的,至少他有情绪只是表达的毕竟不明显。
但是现在,他在生死关头,面子?形象?那是什么?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小创世神很清楚这一点,他有一个义母,虽然已经死掉了,但是他记得义母告诉他,面子和形象很重要,但是在生死关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小创世神很清楚这一点,他有一个义母,虽然已经死掉了,但是他记得义母告诉他,面子和形象很重要,但是在生死关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小创世神清清楚楚把这一句话记住了,所以现在既然要死了,还不如多喊几声看看会不会有人来救自己。
“救命!!!!!!”
这一声喊的很大声,可能是因为声音真的很大,没出一会就有人来了。
“哥哥,前面左拐,我找到他们了。”
“干得好啊,呵,抢本大爷的东西,那就下地狱吧”
那个声音有点小,但是到后面就越来越大,但是听声音,他们有两个人,但是他们并不是听到自己声音来的,他们是自己找来的,而且目标是追着自己的这群人,也不知道什么他们没有对自己动手只是不让自己离开。
是要把我当人质威胁他们么,可是听他们的话,看样子他们并不像会有同情心的人……
“哥哥,找到了”
小创世神透过那一群人的缝隙看见了两个人一个比较高比他自己还要高上一些。而另一个就要矮很多了,可能还只是个孩子。
但是,创世神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凭那两个人,那一群人就直接打都没打就投降了呢?
小创世神想不通这一点,难道他面前的这两个人很厉害吗?但是看上去并不像啊,可以那群人的害怕是真的啊,到底为什么?
在小创世神还在疑惑的时候,那个孩子走过来,棕色的长发暖洋洋的,他向自己伸出手说着:
“你没事吧?看样子你好像没有住的地方,你要不要跟着我们啊?虽然要经常搬家很麻烦,但是不会亏待你的。”
小创世神坐在地上呆呆的望着那个棕发孩子,把手伸个他
“好。”
这就是创世神跟前世的安迷修的相遇,跟前世不一样的是,这一世,是创世神救了安迷修,两个人的处境反过来了。
创世神用手玩着安迷修的头发,望着顶上雪白的天花板,说了一句话:
“我跟你走,但是你不要离开我……”
创世神用的是平常的声音,靠在门上偷听的丹尼尔自然也听到了。
自从那个孩子来了,创世神大人貌似就一直这样,这个孩子,到底是谁……

四.
丹尼尔最后抓破脑袋也没有想出来安迷修对于创世神而言到底到底代表了什么,但是就现在而已安迷修貌似对于创世神大人十分重要,而且,是谁都不能改变的,事实。
丹尼尔不耐烦的抓了抓头发,在他印象中的创世神,好像对什么都不上心,什么都不在意,很多时间都埋在这个才建成的世界的工作里面。偶尔丹尼尔会看见一个身穿黑袍的人来找创世神,丹尼尔也靠在门板上听过二人谈话,怎么听着都不像朋友比较像,单纯的合作,虽然他丹尼尔并不知道创世神和跟他谈话的那个人合作的目的。
的确,创世神跟那个人是在合作,合作原因是因为安迷修,只不过,目的达到以后,他们就不能维持现在的关系了。毕竟两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注定是不能共有一个人。
但是这件事情丹尼尔并不知道,无论再怎么说,丹尼尔也只是个局外人,他是被创世神创造出来的,就连灵魂也是创世神赋予的。他并不了解在自己还没有被创造之前创世神的一切,虽然是靠在门板上面听到了不少,但是自己又有多少听懂了呢?丹尼尔也这么想过,但是答案是没有,毕竟自己也完全不了解创世神大人的一切 。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很了解自己这个大人了,但是,他现在才明白,自己对创世神大人了解的真的是太少了。
丹尼尔这边硬是抓破了脑袋也没有想明白创世神跟那个叫安迷修的孩子是什么关系,有着什么联系。
而然创世神这边刚从安迷修房间里出来,这次没有去书房,转身去了另一个地方。创世神直接下到了底下,在陆地上转悠了好久,转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空洞,创世神想都没想就直接进去了。
创世神在这里设置了两个空洞,一个在赤焰山,一个在寒冰湖,但是参赛者是找不到的,空洞被设置了隐藏,目前除了他自己还没人知道,就连丹尼尔都不知道。
这两个空洞,赤焰山的是回到上面的便道,而寒冰湖的则是去往另一个世界的空洞。
说起来创世神建造这个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空洞,还是因为安迷修,因为那个世界,是安迷修前世的那个世界。他就是想去看看,无论那里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他依旧想去看看,去看看去找一下那个人的踪迹。
空洞的传说时间很快,创世神到的地方是个没有人的小巷子。空空荡荡的,地上还有几片已经枯干的树叶,还时不时刮一下凉风,这种地方,晚上一到就是鬼游荡的最佳好地方。
空洞的降落位置是固定的,创世神降落在这里也是他自己安排的,毕竟普通的人类是看不见空洞的,如果为了方便而直接降落在集市上,人们就会第一时间注意到创世神,那么,到时候的创世神就真的不能走动了。毕竟从天而降,一直都是神的出场方式所以,到时候创世神可真的有麻烦了。
创世神站稳以后就直接往前走,他来过这里已经不止一次了,怎么出这个巷子他还是知道的。
在巷子里弯弯绕绕的走了一段时间创世神终于从巷子里出来了,巷子外面就是一个集市,虽然不大但是人还是很多的。
创世神也丝毫不在意的往前走,街边摊子里的东西一点也没有看,他不稀罕这些东西。
又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创世神来到了一个将近荒废的地方,他记得这里以前是个墓地来着,只不过这里的墓碑已经不多了,不过以前这里可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墓地。
但是,现在又有谁知道呢?
创世神穿过前面一片土地走到了这个墓地的尽头,这里的墓碑还算蛮多的,但是也没有以前那么密集了。
但是创世神也不在乎,拐了个弯往左边走,走着走着眼前的雾就越浓,走到尽头,眼前的雾也成为了白色,创世神皱了皱眉,冲着这些白雾喊了一声
“季无!”
“哎呀,就知道你有一天会来找我~咯咯”
那个声音软软的,很大的声音,创世神眼前的白雾不知是不是因为那个声音散了一点。白雾后面走,不,准确来说是飘过来一个影子。
那个影子手上抱着一个盒子,古里古气的,很类似于复古的八音盒。但是奇怪的是,那个影子穿着一个袍子,下面却这有袍子的衣摆。
创世神翻个白眼,作为一只鬼,还是冥王,每天都在这个墓地乱晃可不是一件好事。
“作为冥王,冥界的主子,你很闲是吗?”
创世神的声音很冷,他没想到自己这么一叫,人还真的出来了。作为一界之主,他就这么闲吗?
“诶,你这什么意思啊”
季无看着非常不满的样子。怎么能这样呢?!鬼也是要有尊严的好吗?!
“行了,不废话,安当时,转世的计划,你是不是有参与?”
创世神不喜欢废话,尤其是面对于眼前这个人,不对,鬼。跟季无说话只要不说正题,他就能跟你一直聊下去。
“你猜呢~”
季无眯着眼睛,笑的很开心。
“说!”
创世神从腰间抽出一把剑抵在季无的脖颈上,虽然他知道物理伤害对鬼没有用,不过就是威胁一下而已。
“好吧好吧我帮了忙。”
这家伙这么怂吗?!
“怎么帮的?”
创世神寻思着既然问了就问到底的想法接着问了下去。
“唔,就是利用冥王的权利,帮他把转世记忆锁了,也私通了孟婆没让他喝孟婆汤,因为他知道他转世了记忆就会锁住。好啦,除此之外就没有帮别的啦,走喽。”
季无说完就直接跑,创世神抽了抽嘴角,收起剑就没管了。
封锁记忆,安,你到底料到了多少……

五.
创世神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转世,安(前世安哥暂时这么称呼他。)要搞得这么麻烦,一个转世而已,转世,转世,对啊!
创世神一拍脑袋,才想明白,就是因为安提前料到了,也对于自己的死很不甘心,才想尽了办法,找了这么多人,而且很多都是在各界出名的,或者是一个世界的主宰,创世神知道安的交际范围并没有那没广,不会认识这么多强大的,顶多就是听过名字而已。
创世神很清楚安找到那群人里面,真正跟他关系好的,称得上是朋友的,仔细从每一个世界的主宰,每一个世界的强者数下来,好像真的只有季无一个。而且,跟那种人做交易,让他们帮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虽然他不知道代价是什么,但是至少,不会是钱或者物品那么简单,就算是物品也不会是普通的物品。
创世神揉着鼻端,安的物品,比较算是对于强者有用的,无非就是九神阁里头的安收集的宝石和一开始被放进书架里就被安下了封印并且下令绝对不能碰的书的可能比较有可能。
尤其是那一柜子被安下了禁止令的书,那些书,安甚至没有告诉自己和那个人书里面写了什么,就连书唯一露出的侧面的文字,自己都看不懂。
创世神还记得当时的自己问安这一柜子书的时候,他记得安拿着书的手臂抖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眼神有点飘悠,用一个“从深潭那里带来的古书”给糊弄过去了。
其实创世神知道,安在撒谎,并不是安不会撒谎,安在许多人面前一直有着“冷面狐狸”之称,但是在他创世神和那个人面前,安只是个孩子。
创世神一边想着一边走,明明在思考问题但是却不影响创世神继续走。他目前走到了一片小林子里面,尖锐的小树枝挺多的 ,也不知为何,创世神没有被一根刮到。
不过创世神始终不在乎这些事情,毕竟他的思绪根本不在这里。
他记得以前的安特别喜欢宅在九神阁看书,看他从各处找到的古书。再偶尔写一下对于有需要的时候的一些计谋,闲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看着前面的东西发呆。
创世神想的入迷,就连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过了好久创世神才缓过神来。戒告自己不要想了,虽然他每次过来都会想很多东西,但是总不能迷路吧。
创世神揉了揉眼角,接着往前走,走出了森林就到了巷子里面,这条路是创世神最近才找到的捷径。穿过森林就到了离空洞不远处的巷子里面。
正打算走的时候,被一个孩子拉住了衣角。创世神回头看着那个孩子,孩子带着一个很大的帽子,连眼睛都被遮住了。身上的衣服是纯白色的,身色的,身上套了一个宽大的黑袍子。
“…………所以说现在的鬼都很闲吗?冥王就算了为什么白无常也在这,还是缩小版……还有,你身上的外套是黑无常的吧?”
创世神毫不犹豫的把内心像吐槽的一脑股说出来,反正他知道那个人不会在意,毕竟白无常那家伙就是天生的随性子,从来不会管这种事情。
“管那么多干什么,你只用知道我是来找你的就行了。”
白无常翻了个白眼,然后十分随意的说出了这句话。创世神抽了抽嘴角,你这么随性,谁信啊。
“……我管你信不信,我要说的只有一句话,那个叫安迷修的人转世是被策划好的,而且,他付出了一部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准确来说是被替换了。”
白无常说完就走了,创世神看着消失的白无常,心里感叹鬼都是这么随意都不给人回答的时间吗?
创世神扶额,转身进空洞离开了。
空洞里面会很热,而且心里会有一种闷闷的感觉,没有心理准备进来还真的会难受,但是创世神已经习惯了空洞里头的感觉。所以并没有什么问题。
创世神很快就回到了寒冰湖,但是又懒得去赤焰山了,于是就随手划了一个空间,走进去就到了上面。
刚回到上面的创世神,第一个就听到丹尼尔说安迷修醒来了,创世神立刻去了安迷修的房间,刚进去就看见了呆呆坐在床上的安迷修,他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你是?”
安迷修呆呆的看着创世神,头微微的歪了一下。
“……你可以叫我创世,你是在底下下被我捡上来的,你貌似也回不去,就跟着我吧。”
创世神对着安迷修伸出了手。
床上的安迷修望着创世神,思考了很久才微微抬起头,对着创世神笑了起来。
“好,你可以叫我小安哦,创世哥哥!”
【捡】系列完结

by寒宝宝
@Junk@0604
@筱梓骷髅
@灵喵雪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