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是天莫还是寒宝宝

请务必看一下
由于另一个经常不在线所以经常在线的是我,另一个主修啥我也不清楚,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顺便,这里寒宝宝,主修文,主写凹凸全职魔道,在线勾搭画师,会画画的小哥哥小姐姐求扩列啊~
by寒宝宝

狐狸嘉的恋爱史

不正经的题目+正经的内容
be
主瑞嘉  瑞金 三角
狐狸嘉
ooc预警 世界观现代玄幻有原著打算的背景 罗神通棍,烈斩拟人状态
主嘉德罗斯视角

听说狐族又换族长了?
听说新上任的族长心理年龄只有九岁?
“切,一群渣渣!”
嘉德罗斯看着狐族日报上头的两条加粗黑色字体的标题,把报纸随手摔在地上帅门禁就出去了。
期间目睹了嘉德罗斯所以动作的大罗神通棍嘴角一顿抽搐,没办法自己主人好像什么时候都这么暴躁……
“啧”
嘉德罗斯被刺眼的阳光刺的有些烦躁,或者说他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连晒太阳的心情都没了。
用左手挡在脸上遮住些许直接照在眼睛上的阳光,接着往前走。
嘉德罗斯为了避开眼目所以走了小道,小道几乎没人,就算有几个也指不定不知道谁是谁。毕竟这些小巷子小道就是用来遮掩的嘛指不定人家认出人了都死不说呢。
即使这样嘉德罗斯想着走之前还是拿了个斗笠,再怎么说,这头耀眼的金发还是要遮住的,太有识别性了!
狐族很大一部分都没有见过嘉德罗斯,但是都知道他们新上任的王有一头耀眼的金发。
嘉德罗斯带着斗笠在巷子里七拐八拐的,离是离开了人最多的集市,但是他没想到,一出了巷子,眼前就是一条街,没有小巷子了。
嘉德罗斯看着人没有多少把斗笠压下面一点,再把多余的脸尽量埋进这个与身上长袍不符的围巾里。
其实嘉德罗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这条围巾,于是就常年带着了,明明是自己去参加那个比赛的伪装不是吗……
嘉德罗斯走在大街上,他从未有一次有如此心虚的感觉,因为脖子上的围巾与狐族的古香古色不符,毕竟狐族是上古兽族,一直不与外界接触,衣物自然古香古色一些。
嘉德罗斯撇撇嘴,压低斗笠,步子加快一些,差点就跑起来了。
在压下心情,快步离开这条直街,出了那条街,目的地终于还是到了。
眼前是一片树林,树林里的树生的很密集,交错的树叶遮住了刺眼的阳光,微微吹过的,树叶沙沙的想着,嘉德罗斯知道
这里不会有别人,就把斗笠摘下来了,反正带着也烦。
把斗笠随手甩在地上,这里人烟稀少,或者说能找到这里的人本身就不多。所以他就算是吧斗笠丢在这也没人会拿。嘉德罗斯随意伸个懒腰就进去了。
这林子看着是小,走进去倒是挺大的,路形也挺复杂,蛮容易迷路的。
只是嘉德罗斯不知道来过多少次,迷路自然不可能,他又不是路痴。
这林子根本没多少人发现,嘉德罗斯一个人闲晃也乐得清闲,晃得差不多了,嘉德罗斯也打算回去了,就在嘉德罗斯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看见了一抹银色。
“不可能……幻……幻觉”
嘉德罗斯惊禅的声音都是抖的,他想着是幻觉闭眼再睁开就没了,只是……
当他睁开眼睛都时候,那一抹银色依然在他面前。嘉德罗斯跑过去,虽然知道可能并不是一个人,银发也是巧合,但是在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就直接喊出来了:
“格瑞!”
然后随即看见倒在血泊里的银发孩子。
等等,孩子?
嘉德罗斯也是刚刚发现的,毕竟之前也只看见了一抹银色,刚才又因为太激动了,现在才发先眼前的这人还是个孩子。
由于身上的衣物和露出的一小部分样貌都太像那个人了,又一部分是出于疑问,还是把那孩子抱了起来。
太像了。
嘉德罗斯脑海里目前就剩下这三个字了,因为这简直是格瑞的翻版好吗?由于激动,嘉德罗斯到现在,手都是抖的。
这么小,转世吗……
他不是不相信转世,毕竟这种事情他也算半经历过,想来想去也就这一个可能性,最后理智还是抵不过冲动。嘉德罗斯把他抱回去了。
说实在的,当嘉德罗斯抱着这个浑身是伤的孩子回来的时候大罗神通棍是懵逼的,他旁边的烈斩也是。
大罗神通棍一直认为自家主人绝对不会救人,然后,就在今天,他被自己说的话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烈斩除了懵逼大多都是震惊,毕竟她的主人不是嘉德罗斯,她只是顺带跟着大罗神通棍来的,她很清楚那个孩子就是自己的主人——格瑞。
“主……主人!”
烈斩不像格瑞是个很冷静的人,相反她毕竟善于动手,性格完全跟格瑞相反。其实大罗神通棍也是这样的。
她做不到一直保持冷静。
嘉德罗斯听了烈斩的话也确认了这孩子就是格瑞转世无误了,毕竟对于认主,烈斩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喂,烈斩你带着他去客房。”
嘉德罗斯想了想最终还是没叫她渣渣。
“好,棍子你过来,到时候你还要帮忙上药呢。”
烈斩腾出一只手扯着大罗神通棍的衣领就走了,期间大罗神通棍试图反驳过,而然并没有什么卵用。他还是说不过烈斩。
其实想想也是啊,格瑞是男的,但是,烈斩是女的,上药这种事情让烈斩做,怎么说都不大好吧。所以只能苦了大罗神通棍了,毕竟嘉德罗斯又不乐意干这种事情。
“明明是主人带来的人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大罗神通棍一边给床上小小的格瑞上着药,一遍吐槽着嘉德罗斯不负责。
“棍子你还是赶快闭嘴吧,万一待会嘉德罗斯出现在门口你就完了。”
烈斩联系前几次棍子吐槽被抓的后果,抽了抽眼角,提醒了一下他。
“……行吧,不说了。”
大罗神通棍还是知道事理的,毕竟,那几次他吐槽被抓的下场真的很惨,所以也知趣的没有继续说话了。
他以为不说了嘉德罗斯就不会听见,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嘉德罗斯从一开始烈斩拉着大罗神通棍进去把门关上的时候就靠在门板上面了,大罗神通棍和烈斩的每一句话他都听见了。
而然嘉德罗斯这次没有进去,因为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
转世,啧,麻烦……待会去找一趟那个渣渣好了。
嘉德罗斯越想越烦躁,最后直接给一个最直接的解决办法,然后索性闭上眼睛,靠在门板上小息了起来。
可是没闭多久,大罗神通棍就把门推开,然后嘉德罗斯一个跌跄差点摔在地上。
“额……主人您一直在门板这里靠着?”
二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段时间,大罗神通棍先打破沉默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然后直接进去了。
大罗神通棍:我觉得我要完。
嘉德罗斯进去后看着烈斩什么也没动就是看着眼前那个孩子,而烈斩注意到嘉德罗斯的时候就对着嘉德罗斯点点头,然后转身退出去了。
嘉德罗斯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低着头看着那个孩子。
转世……么,真的这么像啊…
嘉德罗斯揉了揉鼻端,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困了…随机就把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头放手臂上睡了。
“这是……赤焰山?不可能吧……”
嘉德罗斯看着眼前的景色,满脸写着不可能三个字,也是,嘉德罗斯的那场比赛已经结束了……
然后嘉德罗斯就看见了另一个自己,准确来说是大赛时的自己。嘉德罗斯这个时候也多多少少有了一点推测,这里是梦里,自己只是在看着,并不能插手。
其实嘉德罗斯特别想插手,想告诉那个时候的自己,别去了,不然你会疼到现在。但是他现在只能看着,也无能为力。
“嘉德罗斯”拿着棍子,现在比赛已经接近尾声了,目前场上只剩下他自己和格瑞了。
“嘉德罗斯”勾起嘴角笑了,今天格瑞终于乐意跟他打一架了,也不枉他把那个渣渣杀了。虽然那只是个意外,但是能跟格瑞打一架也是很不错的,误会就误会呗。
嘉德罗斯觉得这一次的梦境有点不一样,因为这个梦境,他除了听得见说话的声音,貌似,还听得见心理呢……
当嘉德罗斯反应过来的时候,另一个自己已经离开赤焰山了,但是他并不在意,反正自己也很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自然知道另一个自己去哪了。
嘉德罗斯跳下赤焰山,他可以肯定这里不会有人看见自己,所以动作就是大一点也没关系。
嘉德罗斯凭着记忆找到了那个地方,他记那天跟格瑞约战是在自由森林里面。
嘉德罗斯刚到自由森林,看见另一个自己和格瑞,然后就直接找个树躲到后面去了,其实明明知道没人看得到自己,但是依然选择了藏在树后面,可能是真的害怕看见吧。
但是最后还是侧出一个眼睛去看,他看见了另一个自己把大罗神通棍指向格瑞,心一颤就叫了出来:
“不要!”
最后嘉德罗斯扶着额头坐起来,他果然还是害怕面对那一天,他知道,比赛他赢了,但是他不想成为神使,于是就让丹尼尔说让自己回来,就是没有想到那人还给自己送了一份大礼。武器能化成人什么的,真的不常见。
嘉德罗斯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纸条和一支笔,写下了一句话
“你醒啦,顺着前面的直路就可以走出去,我叫金,你好啊!”
然后把笔收抽屉里就走了,这一世,他不想跟他有太多的关系了。太累了,干脆放心好了。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不应该什么都不在意吗?
嘉德罗斯不耐烦的抓了一下头发,然后跟大罗神通棍打声招呼就拿起斗笠出去了。嘉德罗斯这次直接从后门出去的,毕竟如果走前门那就要好长一段时间了。
嘉德罗斯从后面刚出去,房间里的格瑞就醒来了。
“这哪?”
坐在床上的小格瑞揉了揉眼睛,然后看见了床边的纸条,看了那一段话,随后把它折成小块放进口袋里了,随后就顺着纸条上的话出了房屋顺着直路走,就走出去了。
金么,如果可以真想见一下。
小格瑞也不是不知道那人既然留了纸条就代表并不想让自己看见他的样子,但是毕竟那个人救了自己,还是很好奇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啊。
小格瑞这边疑惑着,嘉德罗斯这边已经到了目的地。嘉德罗斯看着完全没有关紧的木门,然后直接过去推门又推不开,他就知道,这门又被那个该死的家伙下了屏障锁。
想着那人下的东西自己完全对此没有任何办法,明明前世就是个渣渣为什么这一世这么强啊!最后还是忍无可忍的直接踹门:
“渣渣开门!”
“嘉德罗斯,吵什么,我开就是的了。”
里面的声音传来,因为还隔了一个门,所以声音显得很小,但是这的确是个很好听的声音。
“支呀——”
门被推开的声音很大,刮在地上有点刺耳,嘉德罗斯受不住了直接无助耳朵,而那个人像是什么事的没有的样子把嘉德罗斯拉进去就再次把门关上顺便上了个屏障锁。
嘉德罗斯打量着这个明明从外面看破到不行,但是里面又的确很干净,没有什么污渍,干净得很,天花板上的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
“你是来干嘛的?”
那个人笑着对嘉德罗斯说着,顺手递给他一杯茶,嘉德罗斯看都没看接过就直接放他旁边的小桌子上了。那人也丝毫不在意,反正嘉德罗斯每次来都是这样的他已经习惯了。
“啧,虽然不想赞同你这个渣渣,但是,有的时候选择放下真的会好受一些。”
嘉德罗斯说完就转身离去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是安迷修,这一世的安迷修除了温柔和样貌,没有任何跟前世一样的地方,果然转世会改变很多么……那格瑞会不会也这样?
嘉德罗斯不解。
嘉德罗斯走了,安迷修还在屋里,明明是在笑着,但是却感觉很悲凉,其实嘉德罗斯也知道,安迷修这一世也很可悲,跟他一样可悲,只是他没有转世而已。
“嘉德罗斯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人,如果真正选择放下,才会更疼啊……”
屋内的安迷修喃喃着,绿松石一般带着生命的眼睛此时却毫无生机,他闭上眼睛跌坐在地上
“我好像…并没有资格说你,因为,我们都一样啊……”
而然嘉德罗斯并不知道这一点,他的确在回来以后找到了转世的安迷修跟他待过一段时间,他也从转世的安迷修身上学了很多,忍耐,放下和隐藏,嘉德罗斯不会隐藏自己的性格,只会隐藏自己对他人的感情。
嘉德罗斯回去的时候,格瑞已经走了,他放在旁边的纸条也被拿走了,但是嘉德罗斯还是没管,他不想管了,毕竟都放下了,管那多干什么。
的确,嘉德罗斯在认为自己放心以后的十年来里过得很好,狐族的发展也很顺利,他偶尔还会去找安迷修聊个天,虽然他知道尽管每次都会不欢而散。
但是,在某一天早上,嘉德罗斯听见了一个声音:“格瑞!这边!绕过这个房子就到了!”
“金你慢点。”
嘉德罗斯抖了一下,他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会有人来这里,而且…还有人知道这里,还是那两个人。
嘉德罗斯找了个能看见那两个人的大窗台直接躺了上去,因为那窗台很大,所以躺下一个人是绰绰有余,更何况嘉德罗斯还只是坐着他的被靠在左边的边框上,腿放在窗台上面,左手垂直放这,右手放在自己肚子上。
窗台外面的两个人明明都成年了还是玩的这么嗨,嘉德罗斯闭上了眼睛,没有继续看了。
如果那时候的自己也能放下就好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在七夕发刀子
by寒宝宝
@Junk@0604
@筱梓骷髅
@knight
@灵喵雪
@没吃药的某霂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