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是天莫还是寒宝宝

请务必看一下
由于另一个经常不在线所以经常在线的是我,另一个主修啥我也不清楚,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顺便,这里寒宝宝,主修文,主写凹凸全职魔道,在线勾搭画师,会画画的小哥哥小姐姐求扩列啊~
by寒宝宝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第一章
【逃】
一.
安家对于这个星球来说,是个族人较少的家族,但是在星期上有着极大的发言权。
安迷修作为安家的少家主,自然是及其受关注的。
安家家主是个大位置,安迷修能从一个被捡回来的孤儿成长到安家少家主是很不容易的,只不过,安迷修本人,却对安家少家主这块另无数人想争夺的大蛋糕不感兴趣。
安迷修不认为自己的地位很高,他不过是稍微有点实力而已,在他看来,这完全不够,这一点实力,还不够他完全逃离这个安家。
是的,安迷修想离开这里,不止是因为他本事不该属于这里,更大的原因,是他在一次意外中,听到了家主和一个全身裹得只看得见一个鼻子和一双酒红色的瞳子的男人在谈论一些事情,大多的内容都是在交易。
安迷修看到了安家的阴暗面,想逃离的心越来越大,可是他现在自认为没用实力,也只好先在安家待着。
“今天天气真好,只可惜,还是没找到什么可以速成的方法提升实力。”安迷修靠在树干上,手上拿着一块碧绿的水晶,水晶对着阳光折射出淡淡绿色光的阳光。水晶内部没有杂质,很纯净。水晶内的世界,让安迷修有些烦躁的心情安定下来。
左手随意的抹掉额头上的汗渍,碧绿色的眼眸看向那个在树阴下对着一只蓝色蝴蝶傻笑的男孩。
男孩穿着一身水手服,白色的衣服和裤子上有着蓝色的花边,鞋子过了膝盖,同样白色底色蓝色花边。白色的头发刚好留到肩膀,银灰色的瞳子里充满了喜悦。
“嗯?主人怎么啦?”男孩像是察觉到了安迷修的视线一般,把头转向安迷修的那边,嘴上一边询问手还不忘捂着那只蓝色蝴蝶。
白鸟这家伙,就这么喜欢那只蝴蝶么?
“干什么?当然是回去啦!”安迷修看着白鸟,一脸无奈。
“诶!回安家么?”白鸟听到回答有些愣住了。
主人这个时候回安家么?好像不太可能啊……平常都是晚上才回去的,现在才过中午啊,主人今天是怎么啦?
“傻瓜,当然是去那里啊,现在回安家,怎么可能呢!”安迷修勾了勾嘴角,那个地方,用现在的情况来说,就是自己的家了。对于安迷修来说有些不满,就是明明有房间,但是因为安家有规定,无论去干什么都得在晚上回来【除了高层下达命令一天回不来】,导致安迷修现在的情况就是有床睡不了。
“啊?哦”白鸟应了声,随后便一路小跑跑到安迷修身边。
“主人,蓝鸟呢?”
刚刚就没看到他啊!蓝鸟去哪了啊!
“他先过去了。”
“诶!”
“走啦”
“哦!”

二.

安迷修自小被安家收养了就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得知家族中的阴暗面更是愈发愈厌恶。
那么,他既然不喜欢,他大多都会在哪里呢?
安迷修有一个秘密基地,当然是没有名字的。
他觉得那里才是他的归宿,尤其是地下室,地下室是一个大型的图书馆,虽然是这么说,其实,只有一半是书,还有一半,是一些宝石和晶体,安迷修也不太明白那些是什么,所以也只在有书的那一层逛。
安迷修待着白鸟走进地下室,刚进门便看到一抹蓝色。
那是一个跟白鸟差不多大的男孩,蓝色的短发,淡蓝色的衬衣裤子,系着一根领带。领带有些特殊,上面是普通领带的结,下面却被分成了两股,直线下垂到裤子旁边,白色的,不带任何花纹。
“蓝鸟!你为什么先过来啊?”看见男孩最兴奋的无非就是白鸟,他刚刚还在找蓝鸟呢。
“上次忘记收东西了。”蓝鸟的声音很轻,很淡,听不出什么别的感情。“对了,主人,上次的,成功了吗?”蓝鸟出于疑问问了一下,毕竟上次他和白鸟都被安迷修送到楼上的主厅里面去了。
“没有,还是差点什么。”安迷修对此也十分无奈,材料都齐了,可是为什么偏偏召唤不出来那九神呢?
可能是因为自己心中真的差一点什么吧,毕竟想召出九神只是想离开安家而已。
安迷修如此想着,他拿起上次那本写着召唤九神方法的书,摆好材料正准备再一次开始的时候他的手不小心被书的一角划破了。
眼看着血液滴在纯净的白晶上面,原本无光的白晶突然爆发出金色的光芒。
蓝鸟和白鸟看着情况不对想上前阻止,但是却被安迷修的一个颜色怼了回来。
随着光芒越来越强,安迷修也开始轻声细语:“天之九神,随令听命,死神,毁灭,恶魔,光源,元水,时空,天使,造物,生命,九神出世。”
在念完以后安迷修就昏倒了,他不知道,就因为他的召唤,让沉睡了上千年的九神们慌了手脚。
“这里是……九神阁?”一个穿着黑袍,双手那种镰刀的男子环顾着周围,看着眼前一本本书,他轻轻闭上了他血红色的眼睛。几千年了,他们的主人终于又回来了。
“天哪,我,不会是在做梦吧?天使,让我捏一下。”金发的女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象。
一旁的白发女子往金发女子的手上狠狠的掐了一下,满意的看着金发女子皱起眉头,“痛吧?”
“天使你是不是疯了?掐这么重,肯定痛啦!”金发女子怒视着一旁脸上写着得逞了的天使,“诶,等等,痛,那么……就不是做梦咯!”
“光源你怕不是睡几千年睡傻了。”天使看着在欢呼到撒花的光源,一脸关爱智 障的看着她。
“真不明白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你这么毒舌腹黑的天使……”光源瞪着天使,好像要吃了她似得。而旁边黑发的男子伸着自己的手拍了拍光源的肩膀以表示习惯就好。
“行了,都别吵了。”在一旁看着安迷修的银发女子终于忍不了然后发话了。
光源和天使也不吵了,毕竟是老大发话了。
“造物姐,这就是主人转世?”水蓝色头发的女子站在银发女子旁边,用手戳了戳安迷修的脸。
嗯,手感不错。
“我说,怕是就这外貌,不是都很难。”沉默许久的灰发男子开口,“不过就看这样子即使是,也还没有恢复记忆。”
“这个我们在场的都知道,毁灭不用你说。”造物用一脸无奈的橘色瞳子看着好不容易说一次话的毁灭。她作为九神的领头者虽然很高兴一直沉默的毁灭说话了,但是她也不想听废话。
“元水,你怎么看现在的情况?”造物看向一直站在自己旁边的元水问着。
“我们还是先等他醒来吧。”元水看着昏睡的安迷修,表示现在这样她也没有办法。
“元水说的对呢。”绿发男子打了个哈欠,“现在这样也没办法。”
“生命你睡了这么久了难道还困?”棕发男子抬头望着那个存在以许久的灯。
“想想都不可能的,时空。”生命勾唇笑了笑。
“时空你啊……”黑发男子看着望天的时空,皱了皱眉。
“恶魔,你不需要说那么多,有的事,知道,也不要说。”时空看向皱眉的恶魔。
“嗯……”
所以,时空,当时的事情,你果然还是放不下……

三.
“唔……”安迷修缓缓睁开碧绿色的眼眸,发现自己身前恍恍惚惚有几个影子。
是白鸟和蓝鸟么?不是说让他们先在上面待着么?怎么下来了?
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安迷修脑海中,要说可能是因为担心,可是别人不了解白鸟蓝鸟,可是他了解啊,只要自己下了命令就是绝对完成的,尽管自己出事了,有自己的命令在这,他们不会私自来的,除非是大事,只是安迷修认为自己也没出事啊。
安迷修越想越奇怪,直到后来彻底清醒了才发现,影子不是两个,是九个。
等等,九个,不会是……
“你们是……”安迷修虽然心里有答案,但是还是没底,有些事情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你心里有答案。”造物的声音轻轻的响起,安迷修怔了怔,随后勾起嘴角,“九神。”
“答对了。”造物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还是很轻,但是总感觉话语里有种怀念的样子。
为什么有种感觉,我早就认识他们,可是想不起来,以前,发生过什么吗?而且他们好像很熟悉这里,他们以前不会就住这里吧,虽然有点大胆,但是也不是不可能,楼上有房间,有十个,九个是他们的,还有一个就是他们原先主人的,而且,我看过很多书,里面对九神的接受,只有短短几句话,可是这里却有好几本内容全部都是九神的,而且最后一本的结尾还是九神的召唤方式,那,会不会是他们原来的主人在逝世前写的?
就在安迷修想的入迷的时候,造物再次开口了:“谢谢你再一次把我们召唤出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主人了,我是造物。”
安迷修点了点头,对着造物笑了笑,关于造物话语里的“再一次”安迷修也没在意,只当是造物对回到这个世界的一次感谢。
“死神”
“元水”
“恶魔”
“天使”
“毁灭”
“生命”
“时空”
“光源”
安迷修听着一个又一个响起来的声音,暗暗的记住了他们的名字,然后抬起头笑着对他们说:“你们好啊,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家人咯!不建议叫我小安吧!”
九神众人听了倒是愣了一下,不是因为安迷修对他们的态度,而是那句话,这让他们想起了几千年前的一天: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撒在身上很舒服,那是他们出生的一天,在他们缓缓睁开眼睛疑惑自己是谁的时候,一个棕发的小男孩出现了,他后面是一个跟他长得一样但是头发是黑色的小男孩。
棕发男孩张开手对他们九个说:“你们好啊,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家人咯!不建议叫我小安吧!”
就因为那句话,他们跟了那个人一辈子,直到他死去,他们才进入沉睡。
而在几千年后的今天,又有一个棕发的男孩对他们说了同样一句话,唤醒了他们记忆

四.
几天之后,安迷修跟九神也是彻底熟悉了。
期间九神也问过安迷修为什么召唤他们出来,安迷修给的回答总是那一个。
为了逃离安家。
是安迷修是讨厌安家,但是就凭一个认为自己不属于这里和看见了家族阴暗面,就要逃离么?
显然,这理由是不够的。
但是九神也没有过多的去问。
他们一直保持着安迷修不说,他们不问。安迷修说了,他们就做一个倾听者。
他们会无条件服从安迷修的命令,就算是安迷修要他们死,他们也不会反抗。
因为他们这条命,就算安迷修给的,虽然现在的安迷修,早就已经不记得前世的事情了。
的确,安迷修在跟九神对话时,保留了很多。
安迷修迫切的想离开安家,不只是因为那两点,还有一个原因,安家的家主,亲手杀了安迷修的哥哥。
安迷修是个孤儿,从记事起就只有一个哥哥陪着他,当然那不是他的亲哥哥。
安迷修至今记得他在一个晚上,听到家主跟另一个人的对话。
“我记得,你捡回来的那个小鬼,好像还有一个哥哥吧?”
“呵,就他那哥哥,什么天赋都没有,杂碎一个,这种杂碎,就不应该活着”
安迷修只记得这两句话,但是就凭这两句话,安迷修就有了逃离安家的理由。他的哥哥虽然有点放荡不羁了点,但是对自己也是真的很好,安迷修不明白,为什么在家主看来,没有天赋的普通人就得死呢?
那么世界上那么多普通人,你如果遇见一个,难道就要杀一个么?
跟在家主身边也有几年了,安迷修也摸清楚了一些事情,家主不会对普通人下手,那么,为什么要对哥哥下手,安迷修一直搞不清楚这一点。
难道,哥哥并不是普通人,而且对安家有极大的威胁?
安迷修曾经这么想过,可是家主的话,又该如何解释呢?
这个疑惑,一直埋藏在安迷修心里,而这一藏,就是几年。
安迷修曾经做出过一个及其大胆的想法:当时家主早就料到自己会去偷听,然后找了一个人,陪他演了一场戏。
但是安迷修很快就否定了,毕竟自己当时真的只是不小心听到的,他只是到自己最常去的草坪看星星而已,没想到就听到了,而且就算是家主再看好自己的天赋,也不会调查自己的喜好嘛。
这一点,安迷修没有跟九神说,在他看来,即使是熟悉了,也不能掉以轻心。
其实,不只是安迷修隐瞒了一些事情,九神的各位,也隐瞒了一些事情。
比如安迷修就是他们创造者的转世和召唤出九神,的主要材料,是九神创造者活着创造者转世的血液一滴…………
不过自从安迷修召唤出九神来了以后,就感觉有些片段老是在自己脑海里回放,一遍又一遍的放。
安迷修并不明白那是什么,也不能找到为什么自己脑海里会出现这种画面,所以就是有些烦,自己也拿他无可奈何。
安迷修并不知道,那,是他前世的,记忆……

五.
自从九神来了以后跟白鸟和蓝鸟的关系也不错。
只是蓝鸟对九神有一些疑问。
为什么主人前几次都没成功而这次成功了?为什么他们愿意把那么多招数交给主人?他们为什么要说一下莫名其妙的事情?
蓝鸟并不在乎每个人心中的秘密,也没兴趣去了解别人的秘密。只是在他看来,九神的秘密,跟自己的主人有着很大的关系。
主人明明之前都没有召唤成功,可是为什么这次成功了?是因为主人又多加了一个材料吗?
蓝鸟曾经这么猜测过,可是很快这个想法就被他否认了。
以自己主人的细心程度,是不可能看漏材料的。
那又是为什么呢?
蓝鸟甩了甩头,没再想了,因为自己根本就想不出什么。
“蓝鸟!蓝鸟!蓝——鸟——!”蓝鸟缓过神来,就发现白鸟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
“怎么了?”明明知道对方来找自己的目的,却老是不自主的说出一句“怎么了?”或许是对白鸟的一种习惯。白鸟不喜欢别人很快就就猜到自己的目的,那样太没意思了。所以蓝鸟总是不说破白鸟的话。可能是对爱人的一种包容吧。
“主人找我们哦——”白鸟的声音柔柔的,跟安迷修的清亮不同,柔柔的,听起来很舒服。
“知道了。”
蓝鸟起身,拉着白鸟的手就去找安迷修。
进入九神阁,看见安迷修对着九神笑得非常开心。
蓝鸟突然想起安迷修哥哥对自己和白鸟说的一句话:
好好照护他,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份有多恐怖。
主人他……到底是什么人?

六.
“主人,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啊?”
白鸟一边把手搭在九神阁正中央的桌子上一边朝着注意力全在手中书上的安迷修问着。
但是安迷修一句话也没回他,白鸟愣了一下,随后接着说:
“我看要不就今晚吧,今晚是月食之夜,很适合偷袭的!”
“嗯,是挺好的。”
安迷修还是在继续看书,没回白鸟的话,但是蓝鸟却在这时结果了白鸟的话题。
“是吧是吧,蓝鸟你也认为今晚很好吧!那主人,要不要就今天啊?”
见到蓝鸟顺着自己白鸟还是很开心的,但是蓝鸟同意不能代表安迷修同意,所以白鸟又把头转向安迷修那边,眼眸直盯着安迷修,希望安迷修能给一个答案。
“不。明天行动。”
而安迷修说出的这一句话,打破了白鸟在脑海中早已勾勒出清晰轮廓的蓝图。
“诶!为什么啊?”
白鸟在听到安迷修这句话时整个人都是懵的,毕竟今天晚上这么好的日子,为什么不选偏选明天呢?
其实,不止是白鸟,蓝鸟也很不解安迷修为什么选明天,但是蓝鸟和白鸟不一样,蓝鸟不会去问安迷修,他更喜欢自己想出的答案。
安迷修的注意力还是在书上,但是颜色明显变得悲伤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安迷修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语气十分不平稳的对着白鸟吐出了一句话:
“……白鸟……有些事情……不知道为妙。”
“哦……嗯”
白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安迷修,突然有种不熟悉的感觉,有种……就像白的被涂成了黑的一样的不熟悉感。
安迷修突然笑了,笑的声音不大,但是白鸟和蓝鸟都听得很清楚,安迷修也没在意他们听没听见,直接转身出了九神阁。
在出门的那一刻,白鸟和蓝鸟还听见了一句安迷修说得很小声,但是他们还是听得很清楚的话语:
“明天啊……还真是期待呢,希望哥哥会喜欢这些我欠了好几年的祭品……哼哼……”
白鸟和蓝鸟是彻底慌了,毕竟他们的主人安迷修是不会这么说话的,但是安迷修他又的确这么说了,他们也听得很清楚。
“蓝鸟……这……”
白鸟用手拉了拉蓝鸟的衣角,手不停的颤抖着,语气也因为本能上的恐惧感而一字一句的。
而白鸟一旁的蓝鸟还陷在沉思中,二人就这样僵持了许久,最后以蓝鸟突然瞪大眼睛右手捂着嘴说了一句“明天……明天是主人哥哥的祭日!”结束。
白鸟听了蓝鸟说的话也很是惊讶,在惊讶之余,白鸟也反应了过来:
“那蓝鸟你是说主人说那句话的意思是主人他想让安家那群当初参与了围杀主人哥哥的人去给主人的哥哥陪葬是吗?”
“要不然你还以为是别的事情么?”
蓝鸟没回答白鸟的话,但是在蓝鸟白鸟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声音很大,声线上来说很活泼。
“流焱你怎么来啦?”
白鸟听到这句话立刻回头看那人,并且还说着这一句话。
而在白鸟对面那人,衣物与安迷修有八分像似,在安迷修的基础上还有一个披风,披风上的条纹是橙黄色的。
“如你所见,刚刚来的。”
流焱知道对于白鸟来说他这个问题回不回答都一样,但是出于礼貌流焱还是回答了,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行了流焱,我们是来说正事的。”
这时流焱背后又传来一个声音但是与流焱的声线完全相反,很清冷听不出感情。
“是是是,不过我就回答白鸟一个问题不会耽搁太多时间吧,凝晶。”
白鸟往流焱旁边看发现又多出了一个人,跟流焱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披风的条纹是水蓝色的。
“而且我回答一个问题而已,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跟你待在一块又找不到人说话都快发霉了!你还不让我说几句话!”
“我告诉你你有本事跟我单挑啊!”
凝晶瞥了流焱一下,没管流焱在旁边大喊大叫,对着白鸟蓝鸟说:“时间有限,希望你们认真听。”
蓝鸟和白鸟都点了点头意示凝晶可以开始讲了。
但是流焱不服啊!他好久没说话了,而且凝晶这架势是估计不会让自己开口了,所以就开始接着喊:
“我 去,凝晶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小气到连说话都不让我说啦!”
“我告诉你你今天在不让我多说几句我吵死你!”
凝晶无可奈何的走到爆发的流焱面前,在流焱耳边说了一句:“再吵,今晚有你好受的。”
热气喷洒在流焱耳朵上,而且流焱本事就耳朵特别敏感,跟着凝晶呆了这么久,他倒是全身都被凝晶调 教得特别敏 感。
凝晶在流焱耳边说话时流焱脸早就红得一塌糊涂的了,吱吱语语半天才让凝晶接着讲重要的事情。
以至于一旁的白鸟和蓝鸟则是特别贴心的捂好了对方的眼睛,至于凝晶对着流焱说的话嘛……对于听力一向特别好的神鸟一族的后裔的蓝鸟和白鸟自然听得非常清楚,不过就凭现在的情况,他们也只能当做没听见。
“咳咳,好了,我来是说一件事情的,一件,关于主人今天情绪和心态变化的重要事情。”
凝晶松开流焱,开始接着说事情。
感情你终于明白你是来说事情了啊?
白鸟和流焱作为目前的小受组【创世神还没出场,安迷修目前还单着】,内心戏还是很丰富的。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词。”
凝晶不管白鸟和流焱的窃窃私语,说着自己的。
反正两个已经被调 教成纯受的两个小受在一块是不用担心自己受被拐走的。
蓝鸟和凝晶作为目前的小攻组【安迷修还没到凹凸星,创世神还单着】,完全不担心二位小受的交谈。
“什么词?”【蓝鸟】
“黑化。”【凝晶】
“什么?!黑化?”【目前小受组】
“嗯”【凝晶】
“等等,凝晶,你是说,主人他……”【白鸟】
“嗯”【凝晶】
“不会吧,主人有黑化体?!我不信。”【流焱】
“真的,不信也得信。”【凝晶】
“那么,你是说今天面对我们的,其实是主人的黑化体,是么?”【蓝鸟】
“对。”【凝晶】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白鸟】
“主人不会伤害我们。”【蓝鸟】
“嗯,的确。”【凝晶】
“那我们明天怎么办?”【流焱】
“先顺着主人的,发现不对的再随机应变。”【凝晶】
“嗯……这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蓝鸟】
“那就这样呗,有人有意见吗?”【流焱】
“没”【凝晶】
“没有。”【蓝鸟】
“没有哦!”【白鸟】
“好,那明天就这样,明白了吗?”【凝晶】
“嗯/明白/好!”【蓝鸟/流焱/白鸟】

七.
蓝鸟白鸟,凝晶流焱的谈话以四人的沉默和安迷修突然的推门而入结束。
“你们,都站在这干什么呢?”
比起从前,安迷修的语气冷了许多,但是外貌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回。
“主人这……没什么的,突然碰到了一起聊聊。”
白鸟毕竟还没有从安迷修黑化的消息里反应过来,又想到黑化的安迷修有可能会对他们四人下手,就慌乱的扯出了一个不怎么着边际的理由。
“哦,是吗,那我上去一趟,今晚不回去了。”
安迷修搁下这句话就上楼了。
白鸟他们四个想回话也回不到了。
但是这并不能掩饰四人的震惊。
毕竟他们四个其中两个又不喜欢说话,又还护妻护得不得了,这件事安迷修是知道的,所以这个理由在原本的安迷修前是行不通的,但是现在的安迷修似乎……并不知道他们这些事情。
这个问题蓝鸟和凝晶暂时定位为安迷修和黑化的安迷修的记忆有一部分没有共享或者说是无法共享。
“等等,那主人究竟对我们会不会下手?”
白鸟属于那种说话很直接的那种人,他从来都不绕弯子,直接找到重点就问。
“目前看起来是不会的,毕竟主人他逃离安家还需要我们。”
蓝鸟在脑海中琢磨了半天,才想出这一个比较合理又有说服力的理由,只是他不知道黑化的安迷修,就算只有自己一人,也能从安家中杀出去,只不过可能达不到目的,但是,那可是安迷修啊,要说他想不到办法是不可能的。而且,黑化了,不至于让智商下线吧。
“有道理,那么,主人逃离成功后呢?我们该怎么办?以主人黑化的实力,我们三个就用已经封印了一半的实力和和一个二成的实力,打得过么?”
那次四人沉默后直到刚才都没有开口的凝晶又开口了,说的话还是句句直插重点。
“……”
这下,蓝鸟也沉默了,是啊,安迷修逃离成功了他们怎么办,继续跟在安迷修身边么,还是……逃?逃不掉的吧,他们四个目前都因为在被安迷修收留或者捡到之前都因为受了创伤,都被强行封印了一半的实力,流焱作为凝晶那边的主要攻击者,更是被强行封印了八成的实力,这样的他们,真的打得过黑化的安迷修么?
答案是打不过。
就算有三个人还有一半的实力有能怎么样呢?首先白鸟本事就是个辅助系,攻击能力根本就只有百分之二十,而蓝鸟和凝晶皆为冰系,全部都是被安迷修能死死压着的,只有流焱,他是火系的又能怎么办呢?他只有二成的实力啊!战斗发出的攻击力也不会高到哪去啊!
“我们,还是先跟着主人,一旦主人要对我们下手,我们就拼尽全力逃。”
凝晶思考了许久,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没想到却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八.
安迷修的黑化是众人【?】担心的事情,但是担心貌似并不能阻止时间的到来。第二天还是如往常一般来了。
安迷修从一早上就心不在焉的,周遭的事情仿佛都跟他没关系,凝晶看着也忧心忡忡的,安迷修这失了神一般的状态真的很令人感到危险。
白鸟抬头看着天上的乌云,好似预兆着自己的结局一样,想想都有些后怕,蓝鸟一直在白鸟身旁安慰他,只是完全没有说服力。
唯一一个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的流焱其实心情也不怎么样,准确来说是糟糕,怎么说,也是关系到自己性命的事情,说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
差不多了。
安迷修看着天色,天空乌云密布,马上就要下雨了,安迷修记得,当时他的哥哥死的那天,天色也是这样一般糟糕,他仍然记得溅到自己脸颊上的血迹和地面上一滩一滩雨水血迹混合的液体还有哥哥染血的背影,那是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梦魇,消不掉的梦魇。
他事先让流焱凝晶化回剑,白鸟蓝鸟还是保持人形,眼看差不多了,拿起双剑,带着白鸟蓝鸟就直奔着安家过去。
安迷修刚到安家门口就看见一个比他高了不少的少年在朝他招手,笑得十分开心,完全不在乎马上要下下来的雨。
“少家主!少家主!”
少年的声音很大,即使安迷修离他有那么一段距离还是把他的话听得很清楚。安迷修在安家的朋友说来其实不多,很多都只是看中他的天赋和能力,而真正和安迷修关系好的,一手就可以数过来,而那少年,便是其中一个。
他来干什么?
安迷修看着眼前的少年,疑惑着。
其实安迷修说起来是想报仇,只是奈何没有实力,才一直等到现在,说实在的安迷修是有过打算在哥哥的祭日动手,只是也没有要求一定是这一天,安迷修的把握并不大,只是他内心总有种想杀戮,渴望杀戮的感觉,以前他一直压着因为实力,可是现在他发现这种力量似乎可以拿来使用,而且很强大,只是安迷修也摸清楚了,如果用了,杀戮,是敌友不分的,所以安迷修自然只会有一部分,而一部分对于安迷修而言,足够了。毕竟流焱凝晶和九神白鸟蓝鸟的战斗力不是吹的。
“安栖魂?”
安迷修还是叫了一下他的名字,提醒他现在要下雨了。
“嗯?少家主,是我。”
安栖魂应了一声,也发现快要下雨了,连忙把安迷修带到屋檐底下,说:
“少家主,你昨晚怎么没回来啊?对了,白鸟和蓝鸟你们也快进来吧,要下雨了!”
白鸟蓝鸟自然也是到屋檐底下去了,毕竟他们也不想淋雨,自然不会推脱。
其实白鸟蓝鸟和安栖魂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四个人偶尔会凑在一起聊聊天喝喝茶什么的。
“昨晚……出了点事情。”
安迷修昨晚自然是在九神阁度过的,至于出了点事情…某种意义上是出了点事,小事而已,所以安迷修这句话,大概五成真五成假吧。
“哦!是吗?对了!家主找你有事呢!少家主你快点过去如何?”
安栖魂在得到安迷修的答案的时候就立马转移了话题,转移速度之快,安迷修一行人都没反应过来。
“啊?找我?家主在哪?我去找他。”
其实安迷修一点都不想叫这个家主,但是碍于现在面前还有一个安栖魂,只能这么叫,要不然安迷修就直呼安鸠【安家家主本名】本名了。
“家主在主楼。”
安栖魂的回答很简单,安迷修也没说什么,直接带着白鸟蓝鸟去找人了,安栖魂也不恼,毕竟安迷修一直都这样,他也不必每次都一定要听得对方的谢谢。
安迷修则带着白鸟蓝鸟在安家左走走,右绕绕,可能因为马上就要下雨,安家的长廊上都没有人,有种不祥的寂静感。
“吱呀——”
安迷修推开主楼檀香木的大门,刚走进去就看着安家家主一个人站在正中间。笑得有些阴险,眯着眼看着安迷修。
“欢迎欢迎,你可算来了啊,安迷修。”
安鸠笑得灿烂,但是在安迷修看来却变了味道。
“呵,是啊,来了。”
安迷修对于安鸠也没什么好脸色,颜色淡漠的不像样子,让人怀疑他究竟是不是那个笑起来天都暖了的孩子。
“我没想到啊,安迷修你会有叛我的一天。”
安鸠看着安迷修,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如果忽略他的那一番话,就是一位和善的高人。
“呵,你既然杀了我哥哥,就要想到我会有叛你的那天。”
安迷修也丝毫不退缩,毕竟,这本来就是事实。
“而且,你我并非君臣关系,更谈不上所谓的信任与背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没有信任过我。”
安迷修面不改色的说完这一段话,像是预料好的一般,安鸠那和善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
“好,不愧是天赋过人的安迷修,有胆量,好,我告诉你,你哥哥对我们的阻碍很大,所以他必须死,当时你看到的,只是我们演给你看的而已。”
安迷修的话说道如此地步,安鸠也不必再隐瞒什么了,干脆直接把真相道出来,倒是符合他的性格。
“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安迷修听到这也没有再听下去的心情,直接拔出流焱凝晶,打算做个了结。
“如你所愿。”

九.
安迷修说着不客气了,但是也没有动手,他一直保持,敌不动,我不动的心态。安迷修他知道安鸠根本不可能一个人站在这里,他一定有后手,安迷修如实想着,的确,安鸠是有后手,但是,安迷修也有,安迷修,他不动手,只是碍于这会对自己不利。
安鸠站在安迷修前面,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动也没动,安迷修看着安鸠不动,他自然不会动,看起来结束这幅景象,总是需要一个人打破沉默。
“叮——”
安迷修瞪大了眼眸,这个声音他太清楚了,刀片!
刀片刮过一点疾风,削掉安迷修的几根发丝,随后钉在了安迷修后方的柱子上。安迷修一下子绷紧身体,他知道安鸠对刀片等暗器是一窍不通的,这手法,到底是跟谁学的,安迷修也不得而知。
安迷修的左手握紧了流焱,他在等安鸠第二次出手,这样他就有机会近身了。
“叮——”
又是一声,安迷修勾唇一笑,来了。
“刷”的一声,流焱出鞘,安迷修一个反手就把刀片打掉了,趁着安鸠还未反应过来,冲上去就把流焱抵住了安鸠的脖颈上,结果流焱在距离安迷修要了安鸠的命只需要在深刺下去的时候,安鸠一把握住了流焱。
说实在的,安鸠并不了解安迷修的流焱凝晶,只是认为跟普通的剑是一样的,就是剑体上有颜色而已。
而然,安鸠错了,安迷修的双剑,是有能力的啊,不是普通的刀刃,只能砍,划的刀,流焱凝晶是安迷修最早遇见的,当时的安迷修,还没有白鸟蓝鸟,也才三岁,那时,他哥哥也还在他身旁……

那天的阳光很耀眼,刺得安迷修有些睁不开眼睛,但是安迷修还是扯着哥哥的衣角,想让他带自己出去玩。
那时的安迷修毕竟才三岁,玩心还是很大的,那个时候,没有安鸠,也没有白鸟和蓝鸟,流焱凝晶。但是安迷修依然很开心,因为没有他讨厌的,只有他喜欢的。
哥哥被安迷修这样拉拉扯扯的不耐烦,只能带他出去,安迷修虽然觉得阳光十分的刺眼,但是闭着眼睛仍然走得很开心。因为哥哥牵着他,他也不怕摔倒。
就在那个中午安迷修和他的哥哥在一个森林的深处,遇见了流焱凝晶。
流焱和凝晶比安迷修高上不少,虽然现在会为了安迷修能够更好的说话他们就把身高变得和安迷修一样高了。
安迷修的哥哥本事也不是什么善茬的人,一眼就看出流焱凝晶二人并非人类。
流焱凝晶貌似也不惧怕。
安迷修记得哥哥拉着流焱凝晶鬼鬼祟祟的讲了好多,但是安迷修却一点都没听到,不过安迷修相信自己的哥哥不会害自己。
后来流焱凝晶貌似像是被安迷修哥哥说服了一般,成了安迷修的武器。
而在五岁的安迷修,也遇见了正在逃亡的白鸟蓝鸟,顺手救下了,而现在十二岁的安迷修又拥有九神,从而成就了安迷修的一个特别的家,虽然他的哥哥已经先走一步了。

安迷修笑了,催动流焱的火,安鸠就怎么毫无防备的被安迷修的流焱给烫了,安鸠连忙松开手,然后发现手早被烫的脱了皮。
“你……”
安鸠看着被安迷修的流焱烫脱皮的右手,脸上的和颜悦色终于是挂不住了,他当然没想到安迷修的双剑是有能力的。
“我怎么了吗?”
这句话安迷修是笑着说的,嘴角勾的弧度比较大,眼睛也眯着,笑得一脸阳光灿烂。但是在安鸠眼里,这样的安迷修反而更危险。
“哼!”
安鸠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也知道,就算问了安迷修也不会告诉自己。
安迷修收起流焱,安鸠就在那一刻直接疾步来的安迷修面前,从袖口抽出一把刀刃,直接抵在安迷修喉咙前。
安迷修也不畏惧,右手上拿的凝晶往刀刃上一挑,刀刃直接被甩在离二人几米出的地板上。
安鸠也不管反正他武器多,安迷修看着安鸠无法捡到那边刀刃,直接一个凝晶刺过去,安鸠很自然的躲了过去,安迷修也不管,继续刺,安鸠不慌不忙的接着躲。
二人就这样我刺你躲的搞了半天。
而就在这时主楼门外的人越来越多,都是安家实力强大的老一辈,其中不乏一些实力较强的小辈。安鸠看门外人影也差不多了,直接把身后桌子上的茶碗往地上一摔,门外的许多人就进来了,形式也从安迷修安鸠的一对一变成了安家众人包围安迷修一个人。
“呵,安家也不过如此。”
安迷修嘲讽一句,发丝末端开始微微变黑。
说着提着流焱凝晶就开始厮杀。不管是谁,凡是接近他一米以内的人,全部杀无赦。
这样很费力只是现在的安迷修根本不会有心情去听。
在安迷修解决掉自己身前的一人时,后方突然飞来几只刀片,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安鸠那个千挨刀的!
一直被安迷修说着这安家后门接应的白鸟和蓝鸟最终还是看不下去了,安迷修怎么样都是他们的主人,是安迷修他救了他们,就是死,他们也要把恩还了。
于是白鸟和蓝鸟就在安迷修身后把刀片用自己所有能力挡了下来。
安迷修愣了一下,也就任着白鸟和蓝鸟站在他身后了,毕竟身后有个人帮自己总比没有好。
但是尽管这样,安迷修还是受了伤,不过他没有让白鸟蓝鸟受太多的伤,更多主要的伤口,还是在安迷修自己身上,双剑也出现了一点点裂痕。
安鸠看着安迷修伤痕累累但是仍然不服输的样子开始放话。
“安迷修,你现在如果认输我不仅会继续让你留在这里,还不会计较今天的事情。”
“滚!”安迷修根本不在乎这种事情,他只想杀了安鸠,报仇。
安迷修这时的头发【私设长发安】已经完全黑了,瞳孔也变成了暗黑色,流焱凝晶乍一看颜色都暗了许多。
现在的安迷修已经完全黑化了,按理来说应该是敌我不分的,但是,可能是潜意识告诉他,在他背后的两个人不能伤害。
“想让我认输,不可能!”
安迷修说着,提着暗双剑接着厮杀。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刀片飞过来,倒是没划着哪里,只是把安迷修因为战斗而不小心漏在外面的项链上的宝石划破了。
安迷修没管,只是远在安家之外那后山的地方的某人就慌了。
“这……这……碎了?那小子不会出事了吧……”
一少女站在后山的山顶上看着自己手中跟安迷修甚至裂痕都一样的宝石,眉眼紧皱着。
她记得当时给安迷修时她说了什么:
“如果可以,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出现在你面前。”
她当时很清楚的记得安迷修是笑着对她说的:
“当然!”
她是受安迷修的哥哥所托,要保护她的,但是最终,她给了安迷修一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宝石做的项链,对他说:
“你若是遇见危险,弄碎这块宝石就行了。”
安迷修当时点了点头,自己也说了那句话,安迷修也会回了,只是,她本人并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还会出现在他面前。
最终,少女停止了回忆,朝着安家去了。

十.
“我说,安迷修,你还是放弃吧,我们安家这么多人,可不是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的”
安鸠受了点伤,但是依然站在安家众人的正中间,但是安迷修却不一样,他没有使用九神,也没有安家那么多的支援人,就算黑化了,照样一样的。
毕竟一只虎,就算实力再强,进入了狼的巢穴,也未必能赢,最后只有被当成食物吃掉而已。
“嘁!”
安迷修吐了一口血沫,用手随意抹掉嘴角的血迹,用双剑支撑着他自己站起来。
他绝对不会认输,而且他明白,就算认输了,恐怕自己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也的确,后来在安家的家史上写着,安家第五代,家族叛徒安迷修,死于安家围杀之下。
但是吧……历史…是跟现实有冲突的。毕竟安家的家史,可是每代安家家主亲自书写的,他们自然可以轻松篡改。
安迷修对这一方面自然也很不爽,这也算安迷修对安家怨恨的一点原因。
安迷修天生不喜欢这样,凭什么他们可以随意篡改历史,以至于安迷修一直有怀疑之前在家史上面看到已死亡的人他都觉得可能他们还活着。
安迷修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明明活着,却要给他们在家史上面定下死刑。
啧。
安迷修看着安鸠那假心假意的笑脸就想一刀划破他那张脸,让他再也笑不出来。
虽然他承认自己有时候笑得也有些不一样。【所谓心脏的笑容你们懂的】
安鸠无非已经给他下了死刑,那他就不必留手了,安迷修召唤出了九神,他的力气已经不剩多少了,他从神里面抽出攻击力较强的死神和毁灭,他打算赌一把。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他现在的能力,只能够用一次九神了,如果成功了,他自然就可以用冒险动用源力再来使用一次时空,从而他就可以离开了。但是,如果一但失败了,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九神·杀戮”
安迷修念着这一句话,突然有了信心,如果说死神是毒的话,那么……死神加毁灭,就是毒加毒了,那威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一加一大于二了。
可是,安迷修没想到的是,随着死神和毁灭的现身,那名少女也随之而来了。
“缘?!”
安迷修虽然还处于黑化状态,但是理智明显已经回复了。
对于眼前的少女,他太熟悉了,以前的他经常去后山。他对后山太熟悉了,理所应当的认识住在那后山的缘。
缘跟他的关系很好,但是在某一天,缘交给了他一条镶嵌着宝石的项链,告诉安迷修:
“你若是遇见危险,弄碎这块宝石就行了。”
安迷修当时点了点头,可是,到后来,他发现缘在后山设置了结界,他进不去,他和缘也没有再见面了。
同时,他也没想到,他和缘久违的见面,竟然实在这种场合下。
“安迷修,好久不见”
缘的语气依旧入往常一番平静,她这一来,倒也把安鸠众人吓了一跳。
“你………”
安鸠指着缘,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缘对着安鸠笑了笑,玉手微起,安迷修眼前就出现了一到屏障。
“你不是有治愈术吗?用吧,现在他们都注意力全在我身上,而且……”
缘的话没有说完,只是随手指了指还在厮杀的死神和毁灭。安迷修会意,但是他没有任何动作,缘像是想起什么似得,一个治愈术点到了安迷修身上,虽然没有愈合安迷修身上的所有伤口,但是至少减少一些小伤口,还给了安迷修一点灵力。
“谢了。”
安迷修道了声谢谢。随机又从九神里面抽出了恶魔。
“九神·恶魔”
安迷修召出了恶魔,他的灵力还剩一点。召出了恶魔,其余一点点让时空带着自己白鸟蓝鸟离开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他带不走缘。
安迷修本认为现在可以有机会离开的,只是他低估了安家的人力,现在缘也受了伤。他自己新伤加旧伤,白鸟和蓝鸟也没有力气再战,眼看就要功亏一篑,缘用上最后一点灵力让安迷修带着他的九神,白鸟蓝鸟离开这片战场。
“走!别担心我。”
缘在他们离开之际说了这样一句话。
安迷修即使再想帮助缘,也没有办法了。
安迷修暗骂一声,在九神里面抽出了时空。
“九神·时空”
出现的时空凭空划开了一道时空裂痕,把安迷修白鸟蓝鸟送进去以后,自己也进去了。
而就在时空进去的那一瞬间,裂痕,消失了。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只知道自己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而白鸟蓝鸟早已经睡了过去,安迷修看着周围没有人,也放下心来,昏了过去。
昏过去的安迷修自然不再需要防备谁,黑化状态也自然退了下来,恢复了安迷修原本原本的样貌。
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吧。

by寒宝宝
@灵喵雪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