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是天莫还是寒宝宝

请务必看一下
由于另一个经常不在线所以经常在线的是我,另一个主修啥我也不清楚,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顺便,这里寒宝宝,主修文,主写凹凸全职魔道,在线勾搭画师,会画画的小哥哥小姐姐求扩列啊~
by寒宝宝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逃】十
“我说,安迷修,你还是放弃吧,我们安家这么多人,可不是你一个人”
安鸠受了点伤,但是依然站在安家众人的正中间,但是安迷修却不一样,他没有使用九神,也没有安家那么多的支援人,就算黑化了,照样一样的。
毕竟一只虎,就算实力再强,进入了狼的巢穴,也未必能赢,最后只有被当成食物吃掉而已。
“嘁!”
安迷修吐了一口血沫,用手随意抹掉嘴角的血迹,用双剑支撑着他自己站起来。
他绝对不会认输,而且他明白,就算认输了,恐怕自己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也的确,后来在安家的家史上写着,安家第五代,家族叛徒安迷修,死于安家围杀之下。
但是吧……历史…是跟现实有冲突的。毕竟安家的家史,可是每代安家家主亲自书写的,他们自然可以轻松篡改。
安迷修对这一方面自然也很不爽,这也算安迷修对安家怨恨的一点原因。
安迷修天生不喜欢这样,凭什么他们可以随意篡改历史,以至于安迷修一直有怀疑之前在家史上面看到已死亡的人他都觉得可能他们还活着。
安迷修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明明活着,却要给他们在家史上面定下死刑。
啧。
安迷修看着安鸠那假心假意的笑脸就想一刀划破他那张脸,让他再也笑不出来。
虽然他承认自己有时候笑得也有些不一样。【所谓心脏的笑容你们懂的】
安鸠无非已经给他下了死刑,那他就不必留手了,安迷修召唤出了九神,他的力气已经不剩多少了,他从神里面抽出攻击力较强的死神和毁灭,他打算赌一把。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他现在的能力,只能够用一次九神了,如果成功了,他自然就可以用冒险动用源力再来使用一次时空,从而他就可以离开了。但是,如果一但失败了,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九神·杀戮”
安迷修念着这一句话,突然有了信心,如果说死神是毒的话,那么……死神加毁灭,就是毒加毒了,那威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一加一大于二了。
可是,安迷修没想到的是,随着死神和毁灭的现身,那名少女也随之而来了。
“缘?!”
安迷修虽然还处于黑化状态,但是理智明显已经回复了。
对于眼前的少女,他太熟悉了,以前的他经常去后山。他对后山太熟悉了,理所应当的认识住在那后山的缘。
缘跟他的关系很好,但是在某一天,缘交给了他一条镶嵌着宝石的项链,告诉安迷修:
“你若是遇见危险,弄碎这块宝石就行了。”
安迷修当时点了点头,可是,到后来,他发现缘在后山设置了结界,他进不去,他和缘也没有再见面了。
同时,他也没想到,他和缘久违的见面,竟然实在这种场合下。
“安迷修,好久不见”
缘的语气依旧入往常一番平静,她这一来,倒也把安鸠众人吓了一跳。
“你………”
安鸠指着缘,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缘对着安鸠笑了笑,玉手微起,安迷修眼前就出现了一到屏障。
“你不是有治愈术吗?用吧,现在他们都注意力全在我身上,而且……”
缘的话没有说完,只是随手指了指还在厮杀的死神和毁灭。安迷修会意,但是他没有任何动作,缘像是想起什么似得,一个治愈术点到了安迷修身上,虽然没有愈合安迷修身上的所有伤口,但是至少减少一些小伤口,还给了安迷修一点灵力。
“谢了。”
安迷修道了声谢谢。随机又从九神里面抽出了恶魔。
“九神·恶魔”
安迷修召出了恶魔,他的灵力还剩一点。召出了恶魔,其余一点点让时空带着自己白鸟蓝鸟离开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他带不走缘。
安迷修本认为现在可以有机会离开的,只是他低估了安家的人力,现在缘也受了伤。他自己新伤加旧伤,白鸟和蓝鸟也没有力气再战,眼看就要功亏一篑,缘用上最后一点灵力让安迷修带着他的九神,白鸟蓝鸟离开这片战场。
“走!别担心我。”
缘在他们离开之际说了这样一句话。
安迷修即使再想帮助缘,也没有办法了。
安迷修暗骂一声,在九神里面抽出了时空。
“九神·时空”
出现的时空凭空划开了一道时空裂痕,把安迷修白鸟蓝鸟送进去以后,自己也进去了。
而就在时空进去的那一瞬间,裂痕,消失了。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只知道自己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而白鸟蓝鸟早已经睡了过去,安迷修看着周围没有人,也放下心来,昏了过去。
昏过去的安迷修自然不再需要防备谁,黑化状态也自然退了下来,恢复了安迷修原本原本的样貌。
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吧。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