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是天莫还是寒宝宝

请务必看一下
由于另一个经常不在线所以经常在线的是我,另一个主修啥我也不清楚,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顺便,这里寒宝宝,主修文,主写凹凸全职魔道,在线勾搭画师,会画画的小哥哥小姐姐求扩列啊~
by寒宝宝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逃】九
安迷修说着不客气了,但是也没有动手,他一直保持,敌不动,我不动的心态。安迷修他知道安鸠根本不可能一个人站在这里,他一定有后手,安迷修如实想着,的确,安鸠是有后手,但是,安迷修也有,安迷修,他不动手,只是碍于这会对自己不利。
安鸠站在安迷修前面,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动也没动,安迷修看着安鸠不动,他自然不会动,看起来结束这幅景象,总是需要一个人打破沉默。
“叮——”
安迷修瞪大了眼眸,这个声音他太清楚了,刀片!
刀片刮过一点疾风,削掉安迷修的几根发丝,随后钉在了安迷修后方的柱子上。安迷修一下子绷紧身体,他知道安鸠对刀片等暗器是一窍不通的,这手法,到底是跟谁学的,安迷修也不得而知。
安迷修的左手握紧了流焱,他在等安鸠第二次出手,这样他就有机会近身了。
“叮——”
又是一声,安迷修勾唇一笑,来了。
“刷”的一声,流焱出鞘,安迷修一个反手就把刀片打掉了,趁着安鸠还未反应过来,冲上去就把流焱抵住了安鸠的脖颈上,结果流焱在距离安迷修要了安鸠的命只需要在深刺下去的时候,安鸠一把握住了流焱。
说实在的,安鸠并不了解安迷修的流焱凝晶,只是认为跟普通的剑是一样的,就是剑体上有颜色而已。
而然,安鸠错了,安迷修的双剑,是有能力的啊,不是普通的刀刃,只能砍,划的刀,流焱凝晶是安迷修最早遇见的,当时的安迷修,还没有白鸟蓝鸟,也才三岁,那时,他哥哥也还在他身旁……

那天的阳光很耀眼,刺得安迷修有些睁不开眼睛,但是安迷修还是扯着哥哥的衣角,想让他带自己出去玩。
那时的安迷修毕竟才三岁,玩心还是很大的,那个时候,没有安鸠,也没有白鸟和蓝鸟,流焱凝晶。但是安迷修依然很开心,因为没有他讨厌的,只有他喜欢的。
哥哥被安迷修这样拉拉扯扯的不耐烦,只能带他出去,安迷修虽然觉得阳光十分的刺眼,但是闭着眼睛仍然走得很开心。因为哥哥牵着他,他也不怕摔倒。
就在那个中午安迷修和他的哥哥在一个森林的深处,遇见了流焱凝晶。
流焱和凝晶比安迷修高上不少,虽然现在会为了安迷修能够更好的说话他们就把身高变得和安迷修一样高了。
安迷修的哥哥本事也不是什么善茬的人,一眼就看出流焱凝晶二人并非人类。
流焱凝晶貌似也不惧怕。
安迷修记得哥哥拉着流焱凝晶鬼鬼祟祟的讲了好多,但是安迷修却一点都没听到,不过安迷修相信自己的哥哥不会害自己。
后来流焱凝晶貌似像是被安迷修哥哥说服了一般,成了安迷修的武器。
而在五岁的安迷修,也遇见了正在逃亡的白鸟蓝鸟,顺手救下了,而现在十二岁的安迷修又拥有九神,从而成就了安迷修的一个特别的家,虽然他的哥哥已经先走一步了。

安迷修笑了,催动流焱的火,安鸠就怎么毫无防备的被安迷修的流焱给烫了,安鸠连忙松开手,然后发现手早被烫的脱了皮。
“你……”
安鸠看着被安迷修的流焱烫脱皮的右手,脸上的和颜悦色终于是挂不住了,他当然没想到安迷修的双剑是有能力的。
“我怎么了吗?”
这句话安迷修是笑着说的,嘴角勾的弧度比较大,眼睛也眯着,笑得一脸阳光灿烂。但是在安鸠眼里,这样的安迷修反而更危险。
“哼!”
安鸠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也知道,就算问了安迷修也不会告诉自己。
安迷修收起流焱,安鸠就在那一刻直接疾步来的安迷修面前,从袖口抽出一把刀刃,直接抵在安迷修喉咙前。
安迷修也不畏惧,右手上拿的凝晶往刀刃上一挑,刀刃直接被甩在离二人几米出的地板上。
安鸠也不管反正他武器多,安迷修看着安鸠无法捡到那边刀刃,直接一个凝晶刺过去,安鸠很自然的躲了过去,安迷修也不管,继续刺,安鸠不慌不忙的接着躲。
二人就这样我刺你躲的搞了半天。
而就在这时主楼门外的人越来越多,都是安家实力强大的老一辈,其中不乏一些实力较强的小辈。安鸠看门外人影也差不多了,直接把身后桌子上的茶碗往地上一摔,门外的许多人就进来了,形式也从安迷修安鸠的一对一变成了安家众人包围安迷修一个人。
“呵,安家也不过如此。”
安迷修嘲讽一句,发丝末端开始微微变黑。
说着提着流焱凝晶就开始厮杀。不管是谁,凡是接近他一米以内的人,全部杀无赦。
这样很费力只是现在的安迷修根本不会有心情去听。
在安迷修解决掉自己身前的一人时,后方突然飞来几只刀片,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安鸠那个千挨刀的!
一直被安迷修说着这安家后门接应的白鸟和蓝鸟最终还是看不下去了,安迷修怎么样都是他们的主人,是安迷修他救了他们,就是死,他们也要把恩还了。
于是白鸟和蓝鸟就在安迷修身后把刀片用自己所有能力挡了下来。
安迷修愣了一下,也就任着白鸟和蓝鸟站在他身后了,毕竟身后有个人帮自己总比没有好。
但是尽管这样,安迷修还是受了伤,不过他没有让白鸟蓝鸟受太多的伤,更多主要的伤口,还是在安迷修自己身上,双剑也出现了一点点裂痕。
安鸠看着安迷修伤痕累累但是仍然不服输的样子开始放话。
“安迷修,你现在如果认输我不仅会继续让你留在这里,还不会计较今天的事情。”
“滚!”安迷修根本不在乎这种事情,他只想杀了安鸠,报仇。
安迷修这时的头发【私设长发安】已经完全黑了,瞳孔也变成了暗黑色,流焱凝晶乍一看颜色都暗了许多。
现在的安迷修已经完全黑化了,按理来说应该是敌我不分的,但是,可能是潜意识告诉他,在他背后的两个人不能伤害。
“想让我认输,不可能!”
安迷修说着,提着暗双剑接着厮杀。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刀片飞过来,倒是没划着哪里,只是把安迷修因为战斗而不小心漏在外面的项链上的宝石划破了。
安迷修没管,只是远在安家之外那后山的地方的某人就慌了。
“这……这……碎了?那小子不会出事了吧……”
一少女站在后山的山顶上看着自己手中跟安迷修甚至裂痕都一样的宝石,眉眼紧皱着。
她记得当时给安迷修时她说了什么:
“如果可以,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出现在你面前。”
她当时很清楚的记得安迷修是笑着对她说的:
“当然!”
她是受安迷修的哥哥所托,要保护她的,但是最终,她给了安迷修一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宝石做的项链,对他说:
“你若是遇见危险,弄碎这块宝石就行了。”
安迷修当时点了点头,自己也说了那句话,安迷修也会回了,只是,她本人并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还会出现在他面前。
最终,少女停止了回忆,朝着安家去了。

by寒宝宝
@灵喵雪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