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是天莫还是寒宝宝

请务必看一下
由于另一个经常不在线所以经常在线的是我,另一个主修啥我也不清楚,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顺便,这里寒宝宝,主修文,主写凹凸全职魔道,在线勾搭画师,会画画的小哥哥小姐姐求扩列啊~
by寒宝宝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脱离】
(题目终于有两个字了开不开心,意不意外,兴不兴奋?!而且这是个单章)
嘶——好冷,好黑……
手轻撑着地面,晃着起身,刚起没多久便跌回地面,“哇!”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黑暗吞噬着一切,消灭着一切 周围流动的液体,是水,还是……血河?!刹那间,无数的哀嚎声充斥在耳边,堵住耳朵仍是无用功,“不要,不要,不要过来!”根本逃不掉。一个血影在血河之中凝出,被染血的纱布遮住的左眼,猩红的眼眸,沾血而杂乱的黑发,猖狂的笑容,黑衣黑裤上的沾湿部分也是因血所致。血影一出,无人再敢出声。
血影朝着这来,手上的刀的刀尖还在滴血,“咯咯……找到你啦~”声音有些尖,目的也无非是这里,恨吗?逃不掉的哦,清楚的感觉到血影的手抚过脸庞,一张相似的脸出现在眼前。“不,不可能!”那人笑的狂妄 滴着血的刀刃架在雪白的脖颈上,“不……不……”话语已经不能完整,“杀……杀你……”刀刃划过脖颈,血滴四溅,“不要!!!!!”
安迷修猛的起来,手紧紧地揪着白色的衣衫 手中的白布被揉得不成样子,牙关死死的咬着下嘴唇,眼睛瞪得大大的,也不顾得自己还坐在地上。安迷修的左手捂着左眼,太真实了,安迷修从未做过这种梦,就是哥哥死的那如噩耗般的夜晚也没有,真实感太强了,仿佛这个场景会在后来的某一天里发生一样,恐惧、害怕的情绪覆盖了安迷修的内心,他现在或许真的希望人陪,但是他有些小骄傲的自尊心并不想让他人看见他的这一面。在这种情况下,方才创世神的敲门,对于安迷修来说,是希望,也是噩梦。
他想让他进来,同时却又不想,这迟早要有一个回答,不过,创世神并没有给他这个时间,他已经察觉到不对了,有点对不起了……创世神最后还是推门进去了,“!!!”安迷修下意识想后退,却不曾想他后面就是落地窗,还是锁着的,“不要过来……不要,不要……”安迷修的声音有点沙哑了,他不希望创世神进来,不希望创世神看见。创世神皱了皱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失态的安迷修,他轻轻握住安迷修遮住眼睛的手,“拿下来,没事。”安迷修听了怔了一下,右眼模糊的看了下创世神的眼睛,松开也……没事的吧……想着手稍微放松了一点,面对眼前的人,他总是能一次又一次地打破自己的底线,创世神移开安迷修的手,毕竟只是遮着眼睛并没有闭上眼,所以当创世神看见安迷修金橙色的左眼的时候,手抖了一下。
创世神死死盯着那只左眼,左眼由刚开始的金橙色,眼中渐渐凝出一个血影,一秒后又迅速消失不见,血影刚消失了不久,安迷修就捂着了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头要裂开了,剧痛传入脑中,整个人跌入了黑暗之中,又冷又黑,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不要,不要……
“不要!!!!”
创世神蹲在安迷修面前,对于他现在的突发状态,创世神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那只眼睛,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他记得安的左眼上常年绑着绷带,他也不知道安的左眼中有什么,安也没有提过什么,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有真相了。
安迷修这边的情况不怎么好,他觉得喉咙想被掐住了一样,出不来气,也使不上劲儿,而脑海里那个巨大的锁链,也敲碎了一部分,“啊!!!!!”创世神想去帮那人,却发现那人抬起头来了。
“创,走!快走啊!!!!!”
眼前人用一双异瞳瞪着自己,嘴角流着微微血迹,眼睛里是不可违抗的命令。“你……安?”“没听见么?我要你走!”安瞪着创世神,他很清楚这是意外的,也不曾想那该死的家伙会这么早苏醒,他现在见了创世又有什么用……“嘁!至少现在是可以急时代出现倒是多了几分保障……”安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咯咯,回来了啊……”脑内的冲击给了安一个意外 这家伙,这么想拜托么……满足你!
安故意放松警惕,他清楚那家伙找到这个机会一定会冲出去的。
“啊!!!!!!!!”
脑海传来的巨痛几乎让安怀疑人生,怎么他一出来就是这种事啊,身体想要被剥离一样,抽骨一般的疼痛,“咯咯,这可是,失误~”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充斥着,安已经虚脱了,毕竟安迷修的身体素质可撑不住那家伙乱搞,“咳!”那家伙已经出来了,那么至少是可以安全了,安抬头看着天上笑着的血影,血影马上消失了,走了?我现在可动不了手啊……安如是想着。整个人靠着墙就这么摊着了。
门外的创世神还有点搞不明白,他不知道安脑内有什么,安也从未提起过,但是他隐隐觉得这跟安的那只眼睛有关。他记得那只金橙色眼睛上缠着的绷带就没拆下来过,今日一见还真吓到他了。直觉告诉他,那只眼睛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一闪而过的血影也是。可是这样的话……那件事……
前世:
小创世已经在这个地方住了一段时间了。对于这个家已经习惯了,无论是无时无刻不在怼的俩双胞胎也好,不靠谱的年长者也好,他都多多少少习惯了。唯一一点就是,这个家的疑点太多了,虽然他已经确定了他们不会伤害自己。小创世蹲在桌子旁边思考着。
“蹲那干嘛呢?”
“没什么。”
“哦。”
安看着蹲在地上的小创世,出口问了一下,毕竟他旁边就有椅子。
“那个……安!”
“嗯?怎么了?”
小创世停了一下,还是张口问了:
“你左眼,怎么了?”
“啊,这个啊。”
安指了指绑在左眼的绷带对着小创世笑了一下:
“之前因为意外,不小心把左眼搞瞎了,所以绑着,怕吓着你们。”
“哈……谢了”
“无妨”
那个果然是骗人的啊……不过的确挺吓人的。
创世神想着,还记得以前他可信了这么久啊,毕竟后来关于那只眼睛,安就揪提过一个字了……
创世平了一下心境,看着门后没了动静,就推门进去了,“安?”创世看着靠在墙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安,安看了一眼创世,呼了口气然后说:“先别问别的,我的时间有限,刚刚逃出去的那个,对你的大赛感兴趣,会去肯定的,到时候,无论如何,跟这身体的原本主人交代,必须要收回来,那是暗面,我跟他的生命是相连的,明白吗?”安没有说完,但是创世已经明白不少了。
影子么……
“明白。”
安笑了笑:“交给你喽~”
说着便磕上眼,创世明白,安再次醒后,就是现在的安迷修而不是安了。
(把黑安搞出来了,虽然并没有过多描写,前世安也终于不是活在回忆中了,而然出来了,以后可能就要有好久才会出来了。)
by寒宝宝
@迄捱言
@水脈
@灵喵雪
@筱梓骷髅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