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是天莫还是寒宝宝

请务必看一下
由于另一个经常不在线所以经常在线的是我,另一个主修啥我也不清楚,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顺便,这里寒宝宝,主修文,主写凹凸全职魔道,在线勾搭画师,会画画的小哥哥小姐姐求扩列啊~
by寒宝宝

中秋快乐

超冷cp:黑黑(蹦战记黑黑)X裁判球(凹凸世界裁判球)
刀子慎入
拟人设定
(搞事情一般的cp)

裁判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生世界合并,而且前面这个黑不隆冬的是什么鬼啊!!!!
裁判球盯着眼前的黑黑,黑黑也盯着他,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瞪了这么久,然后裁判球眼睛酸了。
“那个,你是……”
裁判球先表达了自己疑问,跟一个陌生人待在一起很危险,这是丹尼尔大人交自己的,所以裁判球一开始就对黑黑保持了距离,万一被伤到了就麻烦了。
“你叫我黑黑就可以了,放心吧,我是最黑黑里面最弱的那一类,根本没有攻击力,伤害不了你的。”
“哦,我是裁判球3654号,叫我裁判球吧。”
裁判员球介绍着自己,一方面听着黑黑的介绍也稍微安了点心,嘛,其实相当于跟自己差不多吧,但是,大赛里有黑黑这种生物吗?
黑黑看出了裁判球的疑问,翻了个白眼,想着这人怎么这么傻,世界合并那么清楚的消息可是在两个世界都播了好多遍了,没听见么。
“傻吗?不是世界合并了吗?就不能往另一个世界想一想吗?”
裁判球歪了歪头瞬间想了起来,对哦,世界合并了,所以他是另一个世界的啊,跟自己一样没有攻击力,那么,职责也跟自己一样吗?
“那个,你在那个世界干什么呀?我是帮助丹尼尔大人管理大赛的,你呢?”
裁判球带着一点期待的眼神,万一真的跟自己一样或者差不多的话还可以交流工作经验还是很令人兴奋的。
“我?想多了,不可能跟你一样的,我是个侵入者,黑黑一组的目的就是侵入白白的地盘,但是由于我是最弱的那一类,所以我上场就是被秒的份,我是从那边逃过来的,我可不想死。”
黑黑看透了裁判球的心思,一段话堵住了裁判球接下来的长篇大论。
“啊,是吗?那你…要不要来我这里?我有个小房间的,反正你也没有攻击力,不是吗?”
裁判球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都没有攻击力,即使是侵入者又怎么样,没有攻击力啊。
“可以啊,有地方藏着我为什么不去”
黑黑倒是非常随意,说的也是,有个地方藏着比起在外面晃悠安全多了不是吗?
“哦,那我带路”
说着裁判球就带着黑黑走了,路上黑黑看着沉默的气氛挑起了一个话题。
“喂,今天是中秋诶,你们不放假吗?”
黑黑随口说着,在那个世界,中秋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收到一个叫做月饼的小糕点。
“中秋??”
裁判球明显不知道,毕竟凹凸大赛只是在系统出bug和一些大节停战,送东西的记录也很少。
“……看到天上的月亮没?圆不圆,圆的话就是中秋。”
裁判球抬头看着天上,月亮果然很圆啊,而且还很亮很好看。
裁判球低下头默默记了下日期,然后接着带上黑黑走。
在后来的日子里,裁判球跟黑黑相处还是很好的,就这样,一年过去了,他们又迎来了一个中秋。
“诶!黑黑,月亮好大啊,我们出去看吧!”
跟黑黑混熟了的裁判球摇晃着黑黑的肩膀,指了指窗外挂着的圆月。
“好好好,你别摇了”
不出去还好,一出去黑黑就看见那个世界的人,还是正面撞脸的那种。
“是黑黑!你,你快离开他!”
眼前的人意示着裁判球离开,而然裁判球并不在乎什么,还是站在那里。
“为什么,我只是出来看个月亮,而且黑黑没有攻击力啊”
黑黑把裁判球拉开,然后把那人引到森林深处去了。
裁判球等人影没了以后跟了上去,当他傻吗?而且这里是凹凸世界,这可是自己工作了好久的地方,在这里想甩掉了还不如先想想自己怎样在自由森林不迷路吧。
而然事实告诉他,他晚了,裁判球第一次痛恨自己的小短腿,如果来早一点黑黑就不会死掉了对吧,裁判球只看到了黑黑倒下的样子,和一句“中秋快乐”,隐隐约约还看到了他的一个口型,做的是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呢……
裁判球靠着树闭着眼回忆,这件事已经过了五年了,那个地方他在黑黑死的后面一刻树上刻了“黑黑墓”毕竟大赛没有墓地,他每年中秋都会来,每一年都会回忆一次,但是他已经想不起来黑黑那个口型是什么了,每次都只有那个模模糊糊的口型,真的是太好奇了。
裁判球翻个身站起来,对着那树说了声“中秋快乐”就走了,也许裁判球这辈子都不会知道,黑黑的那个口型是“喜欢”吧……

有点赶,也没有特别虐,刀不算太大咳咳咳咳咳
@水脈
@筱梓骷髅
@灵喵雪
by寒宝宝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