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我是天莫还是寒宝宝

请务必看一下
由于另一个经常不在线所以经常在线的是我,另一个主修啥我也不清楚,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
顺便,这里寒宝宝,主修文,主写凹凸全职魔道,在线勾搭画师,会画画的小哥哥小姐姐求扩列啊~
by寒宝宝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脱离】
(题目终于有两个字了开不开心,意不意外,兴不兴奋?!而且这是个单章)
嘶——好冷,好黑……
手轻撑着地面,晃着起身,刚起没多久便跌回地面,“哇!”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黑暗吞噬着一切,消灭着一切 周围流动的液体,是水,还是……血河?!刹那间,无数的哀嚎声充斥在耳边,堵住耳朵仍是无用功,“不要,不要,不要过来!”根本逃不掉。一个血影在血河之中凝出,被染血的纱布遮住的左眼,猩红的眼眸,沾血而杂乱的黑发,猖狂的笑容,黑衣黑裤上的沾湿部分也是因血所致。血影一出,无人再敢出声。
血影朝着这来,手上的刀的刀尖还在滴血,“咯咯……找到你啦~”声音有些尖,目的也无非是这里,恨吗?逃不掉的哦,清楚的感觉到血影的手抚过脸庞,一张相似的脸出现在眼前。“不,不可能!”那人笑的狂妄 滴着血的刀刃架在雪白的脖颈上,“不……不……”话语已经不能完整,“杀……杀你……”刀刃划过脖颈,血滴四溅,“不要!!!!!”
安迷修猛的起来,手紧紧地揪着白色的衣衫 手中的白布被揉得不成样子,牙关死死的咬着下嘴唇,眼睛瞪得大大的,也不顾得自己还坐在地上。安迷修的左手捂着左眼,太真实了,安迷修从未做过这种梦,就是哥哥死的那如噩耗般的夜晚也没有,真实感太强了,仿佛这个场景会在后来的某一天里发生一样,恐惧、害怕的情绪覆盖了安迷修的内心,他现在或许真的希望人陪,但是他有些小骄傲的自尊心并不想让他人看见他的这一面。在这种情况下,方才创世神的敲门,对于安迷修来说,是希望,也是噩梦。
他想让他进来,同时却又不想,这迟早要有一个回答,不过,创世神并没有给他这个时间,他已经察觉到不对了,有点对不起了……创世神最后还是推门进去了,“!!!”安迷修下意识想后退,却不曾想他后面就是落地窗,还是锁着的,“不要过来……不要,不要……”安迷修的声音有点沙哑了,他不希望创世神进来,不希望创世神看见。创世神皱了皱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失态的安迷修,他轻轻握住安迷修遮住眼睛的手,“拿下来,没事。”安迷修听了怔了一下,右眼模糊的看了下创世神的眼睛,松开也……没事的吧……想着手稍微放松了一点,面对眼前的人,他总是能一次又一次地打破自己的底线,创世神移开安迷修的手,毕竟只是遮着眼睛并没有闭上眼,所以当创世神看见安迷修金橙色的左眼的时候,手抖了一下。
创世神死死盯着那只左眼,左眼由刚开始的金橙色,眼中渐渐凝出一个血影,一秒后又迅速消失不见,血影刚消失了不久,安迷修就捂着了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头要裂开了,剧痛传入脑中,整个人跌入了黑暗之中,又冷又黑,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不要,不要……
“不要!!!!”
创世神蹲在安迷修面前,对于他现在的突发状态,创世神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那只眼睛,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他记得安的左眼上常年绑着绷带,他也不知道安的左眼中有什么,安也没有提过什么,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有真相了。
安迷修这边的情况不怎么好,他觉得喉咙想被掐住了一样,出不来气,也使不上劲儿,而脑海里那个巨大的锁链,也敲碎了一部分,“啊!!!!!”创世神想去帮那人,却发现那人抬起头来了。
“创,走!快走啊!!!!!”
眼前人用一双异瞳瞪着自己,嘴角流着微微血迹,眼睛里是不可违抗的命令。“你……安?”“没听见么?我要你走!”安瞪着创世神,他很清楚这是意外的,也不曾想那该死的家伙会这么早苏醒,他现在见了创世又有什么用……“嘁!至少现在是可以急时代出现倒是多了几分保障……”安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咯咯,回来了啊……”脑内的冲击给了安一个意外 这家伙,这么想拜托么……满足你!
安故意放松警惕,他清楚那家伙找到这个机会一定会冲出去的。
“啊!!!!!!!!”
脑海传来的巨痛几乎让安怀疑人生,怎么他一出来就是这种事啊,身体想要被剥离一样,抽骨一般的疼痛,“咯咯,这可是,失误~”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充斥着,安已经虚脱了,毕竟安迷修的身体素质可撑不住那家伙乱搞,“咳!”那家伙已经出来了,那么至少是可以安全了,安抬头看着天上笑着的血影,血影马上消失了,走了?我现在可动不了手啊……安如是想着。整个人靠着墙就这么摊着了。
门外的创世神还有点搞不明白,他不知道安脑内有什么,安也从未提起过,但是他隐隐觉得这跟安的那只眼睛有关。他记得那只金橙色眼睛上缠着的绷带就没拆下来过,今日一见还真吓到他了。直觉告诉他,那只眼睛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一闪而过的血影也是。可是这样的话……那件事……
前世:
小创世已经在这个地方住了一段时间了。对于这个家已经习惯了,无论是无时无刻不在怼的俩双胞胎也好,不靠谱的年长者也好,他都多多少少习惯了。唯一一点就是,这个家的疑点太多了,虽然他已经确定了他们不会伤害自己。小创世蹲在桌子旁边思考着。
“蹲那干嘛呢?”
“没什么。”
“哦。”
安看着蹲在地上的小创世,出口问了一下,毕竟他旁边就有椅子。
“那个……安!”
“嗯?怎么了?”
小创世停了一下,还是张口问了:
“你左眼,怎么了?”
“啊,这个啊。”
安指了指绑在左眼的绷带对着小创世笑了一下:
“之前因为意外,不小心把左眼搞瞎了,所以绑着,怕吓着你们。”
“哈……谢了”
“无妨”
那个果然是骗人的啊……不过的确挺吓人的。
创世神想着,还记得以前他可信了这么久啊,毕竟后来关于那只眼睛,安就揪提过一个字了……
创世平了一下心境,看着门后没了动静,就推门进去了,“安?”创世看着靠在墙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安,安看了一眼创世,呼了口气然后说:“先别问别的,我的时间有限,刚刚逃出去的那个,对你的大赛感兴趣,会去肯定的,到时候,无论如何,跟这身体的原本主人交代,必须要收回来,那是暗面,我跟他的生命是相连的,明白吗?”安没有说完,但是创世已经明白不少了。
影子么……
“明白。”
安笑了笑:“交给你喽~”
说着便磕上眼,创世明白,安再次醒后,就是现在的安迷修而不是安了。
(把黑安搞出来了,虽然并没有过多描写,前世安也终于不是活在回忆中了,而然出来了,以后可能就要有好久才会出来了。)
by寒宝宝
@迄捱言
@水脈
@灵喵雪
@筱梓骷髅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认】三
安迷修侧眼打量着那人,那人的淡蓝色长发直线下垂,颜色很淡已经快要接近白色的蓝色,那人一双空灵的银色眼眸看着自己,眼神里的像是思念,又有不少的悲伤,就像是等一人,等了许久,却等不到那样的悲凉。
安迷修撇了撇眉,这个眼神,感觉有点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感觉,还是说他以前……见过我?那也不像会有这种眼神……真是……安迷修尽量低下头,他不想去面对这种眼神,尤其是来自这个人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可以接受别人的,但是唯独这个一个人不行,看着那人的眼睛,心好像跌到冰窟一样,冷冷的,心都被纠了起来。
安迷修的手有点抖,面对现在的状态而言,两人如果一直不说话安迷修也不知道怎么办,而且感觉根本开不了口啊!
安迷修微微抬起头去看那人,发现那人的眼睛已经没有神色了,又回到了空灵的状态,这下他终于可以抬起头直视那人了 安迷修看着那双银色的双眸,他觉得很好看,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很好看。
能让人静下心来的眼神 发色也是。
安迷修如是想着,不过这两个颜色好像听哥哥提起过,而且态度及其恶劣。
“哥哥,天好好看啊!”
“不看。”
“诶?!为什么?”
“令人不爽”
“……”
“跟银色一样,这种淡蓝色,简直令人作呕。”
(也不知道源于何时的安迷修与哥哥的蜜汁对话)
呵,哥哥。
安迷修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拿九神阁的书淹了自家哥哥,虽然不可能了。
所以说哥哥早就给自己透露了这个神吗…那么又一个问题来了,为什么哥哥的心态如此恶劣?厌恶?那干嘛托这事?心情不好?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
果然是表面关系吧!
安迷修的内心已经放弃治疗了,他觉得自家哥哥跟眼前这个真神的关系不简单,但是又没有足够多的信任,安迷修平静下来以后,看着那人,想张口说话机会却被那人抢去了。
“……你可以叫我创世,你是在底下被我捡上来的,你貌似也回不去,就跟着我吧。”
创世神的一句话解明了安迷修的目前情况,安迷修也不想这想那了,毕竟他现在是安全的,这就足够了。
“好,你可以叫我小安哦,创世哥哥!”

短了;-)后面开始步入主线~
by寒宝宝
@灵喵雪
@迄捱言
@水脈
@筱梓骷髅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为了剧情进展方便修改一下安创黑安人设咳咳咳(不会改太多,跟前部分剧情不会有冲突)

安迷修
性别:男
年龄:12
性格:很温和对大部分人都很好不过有例外,实力很强,下手果断,但是并不好战,单纯只是为了达到目的(“我是不好战,但是对你下手是有目的的啊。”)。原则一直保持在“只要跟自己无关,一切都不要插手,当然,搞到这里来了,那就没办法了”。实际上还有些偏淡,而然实际上并看不出来,偏淡是因为和黑安的融合还有一部分是上一世不可挽回的失误。额头上有一个印记,中间的有一个被刀划了的痕迹。有个特殊的体质,可以不死不老,但是会一直维持12岁状态。因果来源于前世和黑安。
爱好:看书(“我看的可是机密哦~”)
食物:无糖巧克力蛋糕(“果然还是无糖的巧克力更好接受一些”)
身高:151
属性:受(“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一定是下面那一个”)
cp:创世神
能力:九神,双剑。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想要新鲜感可以选择跳过去创世神那里】
因为一滴血召唤出的九神引开了安的过去,实力抵不过人多,拼命的逃离只是来到一个看似安全的地方。对他好的真神是为何,哥哥的真身又是什么,那一夜脱离的另一个他,到底把他带到了哪里,是真心的不服气还是……别有用心?一届又一届的残酷大赛,额头上的印记,特殊的体质和自己的前世,一切都像雾一样,虚无缥缈。这个世界最终,是神离开了,还是世界轮回了?“一切解开的那一天,一切都将回归于原点”任性的真神如是说着。

创世神
姓名:暂不透露
性别:男
年龄:未知
性格:相当于比普通人淡了许多但是并不是冰山,该有的心理还是会有的,表情这方面不大擅长,能笑一个挺不错的了(“那个……我并不是面瘫,只是不擅长而已。”)。由于安前世的等等所以对于安迷修会优先考虑,有的时候会记忆突然断片,至今没有发现原因(“之前,发生了什么来着”)。并不是特别喜欢回忆过去,虽然有一段时间的确很开心,但是更多的其实是伤心。跟安的哥哥表面为合作关系实际上更像是竞争关系(“跟你合作
不过是为了更加方便而已”)。
血型:AB
爱好:看书(“说是看书其实只是看文件而已”)
食物:柠檬红茶
身高:181
属性:攻(“因为身高”)
cp:安迷修
能力:【未知】(想了想后头的大坑所以创世神的能力先未知毕竟靠谱)
【以下同样涉及到剧透】
捡到的东西,追赶着的人们,出现的光芒,快乐的过去,支离破碎的结局,重新相见的现在,紧抓不放的誓言,集齐的神使,推翻的王朝,再次回归的真神,究竟还是不是以前的真神?世界的轮回,最后呢?“一切都会回归原点”那么原点是什么?真的回的去吗?

黑安
姓名:安迷夜(“既然是另一个我,那就叫安迷夜如何?”“嗯,随你”)
性别:男
年龄:未知(以前是跟着前世安的,后来跟转世但是依然被动了手脚)
性格:有点冷淡,嗜血(“你那什么?巧克力?血比它好喝多了。”),挑剔(“这个味道不好,不要”)。有点点小傲娇,真正展露还是因为安迷修玩心大发的小恶作剧。之前因为特殊原因跟安迷修分离,后被安迷修带回,融合,导致了安迷修的偏淡,当然,前世不可挽回的失误本身就在安迷修体内。下手果断,以杀戮为乐趣,但是常被安迷修拦住(“让我杀一场会死吗你”“我们是来办事的,不是来杀人的忍一下”)
爱好:杀戮(“不杀你的目标别的都可以给我对吧?”“不行呢,抱歉”)
食物:冰淇淋(“这什么,挺好吃的”“冰淇淋”)
身高:145
属性:攻
cp:(主创安,你懂的)
能力:黑。双剑
【以下还是涉及剧透】
生来就不被看好,不被给予希望,那么,我是神了,真神,惊讶吗?拜你们所赐,一直这样杀戮下去,不是很好吗?直到那一天,神位破碎了,那是一个孩子,所以,作为影子,还是不能站在神的位置上吗?真是不公平。意外啊,跟着他有着不一样的感觉,他从来没有嘲讽嘲笑过自己,错觉吧,或许这只是表面……好吧,我错了,求求你,别走。这就是那个人的转世?还是一样呢,被人们给予希望的人,永远跟我不一样。
那一夜的脱离,是故意而为,还是不服气,说到底,为什么呢?被囚禁的记忆,死亡的真神,回归的原点,貌似,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呢……真的吗?真的没有关系吗?

改人设累死hhhhhhh改了好多还有剧透
@水脈
@筱梓骷髅
@迄捱言 (私心想以后多艾特一个如果不便就算了)
@灵喵雪
by寒宝宝

中秋快乐

超冷cp:黑黑(蹦战记黑黑)X裁判球(凹凸世界裁判球)
刀子慎入
拟人设定
(搞事情一般的cp)

裁判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生世界合并,而且前面这个黑不隆冬的是什么鬼啊!!!!
裁判球盯着眼前的黑黑,黑黑也盯着他,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瞪了这么久,然后裁判球眼睛酸了。
“那个,你是……”
裁判球先表达了自己疑问,跟一个陌生人待在一起很危险,这是丹尼尔大人交自己的,所以裁判球一开始就对黑黑保持了距离,万一被伤到了就麻烦了。
“你叫我黑黑就可以了,放心吧,我是最黑黑里面最弱的那一类,根本没有攻击力,伤害不了你的。”
“哦,我是裁判球3654号,叫我裁判球吧。”
裁判员球介绍着自己,一方面听着黑黑的介绍也稍微安了点心,嘛,其实相当于跟自己差不多吧,但是,大赛里有黑黑这种生物吗?
黑黑看出了裁判球的疑问,翻了个白眼,想着这人怎么这么傻,世界合并那么清楚的消息可是在两个世界都播了好多遍了,没听见么。
“傻吗?不是世界合并了吗?就不能往另一个世界想一想吗?”
裁判球歪了歪头瞬间想了起来,对哦,世界合并了,所以他是另一个世界的啊,跟自己一样没有攻击力,那么,职责也跟自己一样吗?
“那个,你在那个世界干什么呀?我是帮助丹尼尔大人管理大赛的,你呢?”
裁判球带着一点期待的眼神,万一真的跟自己一样或者差不多的话还可以交流工作经验还是很令人兴奋的。
“我?想多了,不可能跟你一样的,我是个侵入者,黑黑一组的目的就是侵入白白的地盘,但是由于我是最弱的那一类,所以我上场就是被秒的份,我是从那边逃过来的,我可不想死。”
黑黑看透了裁判球的心思,一段话堵住了裁判球接下来的长篇大论。
“啊,是吗?那你…要不要来我这里?我有个小房间的,反正你也没有攻击力,不是吗?”
裁判球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都没有攻击力,即使是侵入者又怎么样,没有攻击力啊。
“可以啊,有地方藏着我为什么不去”
黑黑倒是非常随意,说的也是,有个地方藏着比起在外面晃悠安全多了不是吗?
“哦,那我带路”
说着裁判球就带着黑黑走了,路上黑黑看着沉默的气氛挑起了一个话题。
“喂,今天是中秋诶,你们不放假吗?”
黑黑随口说着,在那个世界,中秋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收到一个叫做月饼的小糕点。
“中秋??”
裁判球明显不知道,毕竟凹凸大赛只是在系统出bug和一些大节停战,送东西的记录也很少。
“……看到天上的月亮没?圆不圆,圆的话就是中秋。”
裁判球抬头看着天上,月亮果然很圆啊,而且还很亮很好看。
裁判球低下头默默记了下日期,然后接着带上黑黑走。
在后来的日子里,裁判球跟黑黑相处还是很好的,就这样,一年过去了,他们又迎来了一个中秋。
“诶!黑黑,月亮好大啊,我们出去看吧!”
跟黑黑混熟了的裁判球摇晃着黑黑的肩膀,指了指窗外挂着的圆月。
“好好好,你别摇了”
不出去还好,一出去黑黑就看见那个世界的人,还是正面撞脸的那种。
“是黑黑!你,你快离开他!”
眼前的人意示着裁判球离开,而然裁判球并不在乎什么,还是站在那里。
“为什么,我只是出来看个月亮,而且黑黑没有攻击力啊”
黑黑把裁判球拉开,然后把那人引到森林深处去了。
裁判球等人影没了以后跟了上去,当他傻吗?而且这里是凹凸世界,这可是自己工作了好久的地方,在这里想甩掉了还不如先想想自己怎样在自由森林不迷路吧。
而然事实告诉他,他晚了,裁判球第一次痛恨自己的小短腿,如果来早一点黑黑就不会死掉了对吧,裁判球只看到了黑黑倒下的样子,和一句“中秋快乐”,隐隐约约还看到了他的一个口型,做的是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呢……
裁判球靠着树闭着眼回忆,这件事已经过了五年了,那个地方他在黑黑死的后面一刻树上刻了“黑黑墓”毕竟大赛没有墓地,他每年中秋都会来,每一年都会回忆一次,但是他已经想不起来黑黑那个口型是什么了,每次都只有那个模模糊糊的口型,真的是太好奇了。
裁判球翻个身站起来,对着那树说了声“中秋快乐”就走了,也许裁判球这辈子都不会知道,黑黑的那个口型是“喜欢”吧……

有点赶,也没有特别虐,刀不算太大咳咳咳咳咳
@水脈
@筱梓骷髅
@灵喵雪
by寒宝宝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认【二】
后,安迷修还是回床上呆着了,现在已知信息自己来到了一个世界,被这个世界的主神救了,问题:为什么。为什么救自己?
这无非是安迷修现在最想知道的。既然是神,完全可以不管嘛,还是说认识?不可能,印象中,安迷修不记得自己会跟神搭上关系,九神意义上谈也并非真神,只是一个代称而已。他所认识的人中,说起不了解的,安迷修倒是想到一个人,缘,安迷修自认为不知缘的极大信息,但是就单方面从实力来说,缘也不符合神的调酒,那还有谁呢?
安迷修在脑海里搜索着自己认识但有相当于而言自己并不真正了解的人:不然搜出来的几个人并不符合,安迷修闭眼继续寻找,几次过后,都是无果。但是他冥冥中感觉自己快要有答案了,于是再次静下心来在脑海中摸索着。
有一团线缠绕着钥匙,其实当你解开所有线时就会发现,只有一根线连着钥匙。
安迷修把所以他认识的人集中在脑海中,从开始记事起,一个个人影迅速在他脑海中成型,过了几秒后又迅速消失,这个循环在安迷修脑海里过了很多遍。
最后,循环停下了,安迷修脑海里终是站住了一个人影,人影在安迷修脑海里逐渐放大,轮廓越来越清晰,“咚——”伴随着从大厅传来的巨大钟声,安迷修理清了一切。
此时此刻,被七杂八杂线绕着的钥匙,终于是被解开了。
其实不止是缘,还有一个人,安迷修跟他呆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短,但是在他记忆里这一段时间是过得最快的。
安迷修苦笑一声,他怎么没想到啊,在一起的时间长不一定代表真正了解啊。
我真的了解哥哥吗?
安迷修发自良心问,不,一点也不,这是安迷修得到的答案。
安迷修自小就跟着他这位名义上的哥哥,但是对他的了解又有多少呢?安迷修到现在连他那哥哥的名字都不知道,明面上哥哥对安迷修很好,但也很随意。暗地里,他的哥哥貌似认识不少人,其中包括一些实力强大的人。因为没有父母,安迷修从小就很早熟,当然明白哥哥为何不肯与自己多说的原因。
既然不愿说,那么就是这对于自己而已是自己不被需要的,是哥哥的秘密,安迷修也便从未问过,而且哥哥很强,这一点安迷修很清楚,毕竟一个人就能让安家这种庞大的家族感到危险感,那么,如此强大的哥哥,为何安家还能害死他?
在真神问题解决以后,安迷修又有了新的疑问,是啊,自己的哥哥既然强大到这般,那为何还会惨遭毒手呢?是因为安家的来人很多吗?是最后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吗?还是因为……在自己面前不好暴露实力呢?
安迷修首先剔除了前两条,因为前两条,只要实力足够,那么就不足为惧,但是……最后一条的可能性就放大了。
安迷修在床上的小角落缩成一团,头埋在黑暗里,就这么坐着,他没有哭,因为自从哥哥走了以后,安迷修学会了一个人担起一切,他早就不会哭了。
哥哥的死,是安迷修目前心中唯一一个结,可能永远都解不开了,安迷修想着。
其实安迷修知道有轮回,但是,茫茫人海之中,找一个人的转世有多难,这个安迷修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而且先不说还在同一个世界还好。但是如果不在一个世界……那就很麻烦了,毕竟他还没有完全掌握时空,每次穿梭耗费的精力至多,而且由于自己的不够熟练所以到达的地点是随机的,就连自己到这个世界也是意外。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找到转世可难多了。
安迷修想得有些郁闷,干脆趁着现在没人来,于是再次来到小阳台上。
刚巧不巧,就在安迷修刚步入阳台一步的时候,他又听见了脚步声。
故意的吗?!
安迷修狠狠地吐槽这这个当自己又一次来到阳台而来临的脚步声。安迷修赶紧关了落地窗,爬回床上,为了让自己看得正常一点,就直接坐在床上用被子盖了下自己的下半身。
没过多久,门口再次出现了一人,不过,这跟刚刚的,不是一个人呢。

我终于更文了,以后会一天一更的,最近太忙了抱歉
@灵喵雪
@筱梓骷髅
@水脈
by寒宝宝

【创世神X安】无聊想的幼驯染

【认】一
安迷修扶着额头坐起来,他现在貌似在一个陌生人的房间里面,安迷修四处张望着,这个房间的布置很普通,也很简单,不过要说没有什么可看之处也并不是没有。房间里的很多东西都是以白色为主的只有一个,就那一个小东西,明明很小,但是却与这个房间格格不入。
安迷修也说不出来那个东西是什么,说它是个盒子吧,又没有打开的地方。说是个摆件,又没有花纹,就像块木头一样,那个东西可能就是一块木头吧,可能这个房间的主人想要拿这块木头刻一点什么吧,就是还没有动手。
安迷修姑且先这样打定了想法,他现在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他没有想过要跑,毕竟看着现在自己的样子,身上的伤口已经没有了,看了一下九神也还一个不拉的在这里。就连因为受伤变回原型的白鸟蓝鸟都在这张床旁边床头柜上面的笼子里面休息着。这个情况安迷修多半可以确定是这个房间的主人救了自己。
其实安迷修并不知道这个房间的主人为什么要救自己,安迷修不认为每个人都会去救人,都会这么好心,就连自己有的时候看见一下临死受伤的人,也是快速离开,或许这次自己真的遇见了好人?安迷修想着,可能自己这一次真的走运了吧。
安迷修自认为身上的伤不轻,就是要养好也要一段时间,不会每个人都有这个闲心的。所以安迷修可以肯定救自己的人是真的在对自己好,不会伤害自己的。在确定这一点的时候安迷修彻底放下心来。
安迷修躺了很久了,现在想下床走走,但是碍于如果出门可能会出事情所以安迷修就是下床在房间里走了几圈,这个房间真的很特殊呢……
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很多都不止是它表面那样,安迷修觉得救自己的这个人不简单,至少,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
安迷修自认为自己的直觉得不错,至少判断还是不会错太多的,而且,光就凭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就很能让人相信这个房间的主人,他的救命恩人,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毕竟一个普通人,收集这么多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对于普通人,根本用不了,所以,这个房间的主人,从最开始最不可能的身份就是普通人。
安迷修伸了个懒腰,看到了眼前的落地窗,安迷修想出去透个气,就推开了落地窗,赤脚走到了阳台上面,安迷修把手放在扶手上面,头放在手上。安迷修看着底下,下面一个人也没有。
安迷修反而觉得有点轻松,毕竟没人就不会有人看见自己,就不会有人发出言论,这样的清闲,对于以前在安家的安迷修是难得的。
安迷修吹了会风可能是因为太悠闲的感觉吹的他有点想睡觉,于是安迷修再次走进房间关上了通向阳台的落地窗。
安迷修坐在床边上发呆,两只刚好碰到地面一点点的小脚不自觉的一晃一晃。
这个时候,安迷修听见门被打开了,他以为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于是下意识看向门口。
“你,醒了?”
刚刚进来的丹尼尔有些愣住了,他记得这个孩子已经昏了很久了,他这次只是进来确认一下情况看看他有没有醒来。过了这一段时间,丹尼尔对这个小工作已经习惯了,今天来的时候他以为安迷修依旧会在床上睡着,没想到安迷修他竟然醒来了。
“是啊,是你救了我吗?”
安迷修未尽稚气的声音对着丹尼尔说着。
“不是,是创世神大人救的。”
安迷修点着头,创世神大人,看了救了自己的人很厉害啊,竟然还冠佑神,那么救了自己的,应该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吧。
看来自己貌似来到了一个世界主宰的家呢……
—————————————————————————————————————————————
这一章很短啊,大概就是创世神去安的世界的同时安迷修的一些事情hhhhhhh很短。
by寒宝宝
@Junk@0604
@筱梓骷髅
@灵喵雪

成精超市

1.
你们好啊,我叫金。
如你所见,这个超市如它的名字一样,里面的物品是会成精的。
而我,就是超市里一个指路的黄色箭头。
说来惭愧,我也是刚成精没多久。
对这里无比好奇的我立刻在这里到处晃悠 ,于是,我很愉快的迷路了。
2.
在第四十次绕回原地后我选择了坐在地上,实在是太累了。
我坐在地上发呆,完全不知道该去哪,也不知道该怎样找路。
然后这个时候我看见了一个影子。
我立刻兴奋起来,毕竟我绕了这么多圈,还没看见影子呢。
3.
我站起身来朝着那个影子使劲挥手,然后那个影子朝着我这边走过来,我很开心,因为终于不用迷路了。
然后等那个影子让我看到了样貌以后我更加兴奋了。
“格瑞!!!”
4.
我眼前的人叫做格瑞,是我定居的位置后面物品栏里面的植物芦荟,不知道为什么他左边的一瓣是被折下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头发是白色的,可能是因为绿色不好看吧。
格瑞很厉害,很早就有了实体,我们还没有实体只有意识的时候我经常去找格瑞聊天而然他总是不理我。
后来他有实体了我们就很少见面了,现在是我和格瑞第一次用实体见面。
5.
因为我的声音很大,格瑞很快就注意到我了,他往我这里看了一下,然后从我后面的物品栏拿了一瓶牛奶。
请问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芦荟可以和牛奶?!
我的内心正在质疑这个恐怖的世界,连芦荟都能喝牛奶了,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我看着格瑞,眼珠子瞪得很大,就在我的眼睛要被酸死的时候,我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渣渣!”
6.
朝我走过来的是一个金毛,头上带着类似于孙悟空的头箍,橙黄色的眼睛盯着我感觉都要发毛了。
他的那声渣渣惊天动地,我敢肯定整个超市有一半都听见了。至于另外一半太远了传不到的。
我看着他楞了三秒,然后对着他大吼出来:“你个金毛很拽啊啊啊啊啊!!!”
那个人撇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话:
“你也是金毛,渣渣。”
啊……好像也是哦……等等!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在说你就对了,管那么多干什么,我当然知道我也是金毛啊啊啊!
我的内心已经吐槽了那句话很久了,但是我依然没有说话。
7.
最后格瑞出面解释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那个人叫嘉德罗斯,是个菠萝,也不知道是不是菠萝那里的教育有什么问题,一个九岁的孩子硬是带成了这个鬼样子,你们这样带坏孩子我是可以报警的。
而且我很想吐槽为什么一个九岁的孩子看起来还比我高一点点,天哪,什么世道啊九岁的孩子都比我高。
不过那个嘉德罗斯貌似跟格瑞很熟悉的样子,估计是格瑞化成人形认识的吧,不过格瑞你跟他混在一起没被带歪真的恐怖。
什么?你问我迷路的事情?哦,这个你不说我都忘了。
8.
我刚想开口问路,结果,往前面一看,看到了惊艳的一幕。
格瑞和嘉德罗斯亲上了
和嘉德罗斯亲上了
瑞嘉亲上了
亲上了
上了

天哪!!!!!!!!!!!!!
我恐惧的盯着他们,然后趁着他们还没有注意到我的时候默默的离开了,毕竟就看现在这个样子估计不会有人给我带路了。
我带着震惊的心情逃到了看上去貌似是糖果区的地方。
我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我现在心里在刷着:
天哪就在我努力化成人形的时候你经历了什么?!
嘉德罗斯好像未成年吧,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
而且你发小我还单着呢,你竟然就脱单了?!我
天呐撸,这个世道物品成精都能谈恋爱了,能不能给单身狗留一条出路!
我是不是该找一个对象了?格瑞都有了,感觉就我一个单着不太好啊……
等等,嘉德罗斯好像是男的,等等,成精物品有性别吗?
等弹幕。
9.
我靠在柜子上喘息着,真是太恐怖了,在我努力修炼的时候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芦荟跟菠萝儿童谈恋爱,世界不给单身狗留出路,单身箭头为了脱单迷路到脚废……(你迷路跟脱单没有关系的吧)
我的脑海里瞬间脑补出一些恐怖的画面,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我依然靠在柜子上,这个时候,又出来了一个人。
“那个,你没事吧?”
眼前的人有着一头紫发,带着一个黑框的圆形眼睛,说话有点小声,但是还是听得见的。
“啊啊,没事的没事的,就是经历了一下恐怖的事情…”
我对着眼前的人摆了摆手意示自己没关系,然后把自己迷路的情况跟那个人说了一下,毕竟找到路才是自己最初的目的,碰见格瑞和嘉德罗斯并且看见他们亲上了完全是意外!意外!意外!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嗯,我帮你吧,顺便带你逛逛这里,我叫紫堂幻,你好。”
那个叫紫堂幻的把手伸到我面前,我把手递给他,并说了一句:
“我叫金,你好啊”
紫堂幻握住我的手以后对着我缅甸的笑了一下。
我被这一笑会心一击。
姐姐,我好像恋爱了。
10.
等以上的都是假的,这一笑的确很好,而然被脱单搞到疯的我就下意识想了一下,毕竟说起来一见钟情什么的,只有眼前小说才会有的。
我现在很累,于是紫堂幻就坐下来和我一起坐着。
紫堂刚坐下来就问我为什么我会这么累。
然后我看着周围貌似没有人又想着像紫堂这样的人肯定不会说的于是我就把我经历的一切告诉了紫堂。
紫堂听了我的话愣住了,然后告诉我那个嘉德罗斯打架特别厉害,跟格瑞是不打不相识,本来格瑞对他跟对我是一样的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关系变得特别好。
我听着故事,然后就在故事讲完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一个女孩子,一头黑发,一颗星,眼睛里闪着光,手上捧着一个本子。
11.
“哎呀,被发现了呢~本小姐是凯莉,一颗星星糖哦!还有,你旁边那个,是一颗葡萄味的硬糖哦。”
我看着凯莉,她的自我介绍挺全面的,还告诉了我紫堂是什么,我看着她貌似听见了这件事,紧张兮兮的看着她。
“放心本小姐不会说出去的”
凯莉笑嘻嘻的说着,最后为了保险她也进入了我们逛超市的小队里面。
12.
“那,现在你们打算去哪?”
凯莉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草莓味棒棒糖笑看着我们。
等等,凯莉你好像也是糖吧?!你吃你的同类真的好吗???紫堂你为什么不阻止一下啊?
我的心底在吐槽,而然我为了不让自己把心里话说出来于是就啥都没说。
紫堂也没有说话,看起来他貌似也没有什么想法,我看见凯莉的嘴角勾了起来,我瞬间感受到一阵恶寒。
“要不,我们先去干果区吧!”
13.
我和紫堂最后选择了听凯莉的,毕竟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去哪,既然凯莉有注意那就跟着她好了,反正现在是法制社会,杀伤拐骗什么的不存在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法制对物品成精是否有效。
于是我们就跟着凯莉在糖果区七拐八拐的拐到了干果区,我不知道凯莉为什么来这里,这里除了瓶瓶罐罐就是瓶瓶罐罐,根本没有别的,哦,好吧,那个跟我一样的箭头不算,毕竟这东西在这个超市多的去了,但是,成精并且成功化成人形的,只有我有个!
就这一点让我十分的自豪,虽然在别人眼里我不怎么样,但是,但是,至少在那么多箭头里面,只有我一个有意识,并且化成人形了,作为箭头中的唯一,这很值得自豪不是嘛!
14.
你们见过糖果跟干果嘛?这两个东西有啥区别?一个字的差别,我一直不能理解明明那么好看的东西,比如玫瑰花瓣柠檬片什么的,一定要晒干它,你们好无聊哦。
我和紫堂跟着凯莉在干果区乱晃,走了有一段时间了。
干果区这么大的吗?这个超市是个异次元口袋吗?这么大
走到一个类似于十字路口的地方凯莉突然停下了,而凯莉突然的停下就导致了走在我前面的紫堂也被迫停下了,于是我和紫堂就撞上了。
紫堂被我撞倒在地上,幸好的是紫堂是屁股找地的。虽然我们不是人但是我们也是有基本的七情六欲和疼痛感的。
我们都望着凯莉因为这件事情的作俑者是她,而然凯莉并不理我们,朝着前面大喊一声:
“冰女!”
15.
这一声也很大声,我被声音震了一下,这是我今天听见的第二大都声音,第一大都当然是那个嘉德罗斯的一声渣渣,简直惊天地泣鬼神,当时我感觉我身后柜子里的牛奶们都抖了三抖。
而凯莉这一声估计范围也就在整个干果区,比嘉德罗斯的那一声要小多了。在凯莉停下的时候,我们听见了清晰的脚步声。
没过一会,一个蓝色长发的女孩子站在了我们面前,凯莉很开心的凑上去跟她咬耳朵。
我觉得我的心态差不多可以崩溃了,一天遇见两对情侣,你们知不知道关爱单身箭头人人有责吗?!
然后,我毅然的拉着紫堂走了。
16.
这个世界真的太恐怖了,就连物品成精都能谈恋爱了,那么以后发展了他们是不是还可以扯证了?!
我回头看了看紫堂,紫堂貌似跟我一样是单身,想到这里我顿时感觉心情好了不少,毕竟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单身啊,有人陪的感觉真好。
17.
“紫堂,我们接下来去哪?”
我看着紫堂,紫堂推了推眼镜开始思考。
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思考总要推一下眼镜,是要告诉我你要开始思考了?
金微微的吐槽了一下紫堂推眼镜然后开始思考的动作,接着就没有动作了。
没过多久,紫堂告诉我:
“这里很大,很多区域,为了避免我们走重复和走错,我们一个区一个区的走,可以吗?”
我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思考了片刻,然后对着紫堂点了点头。
18.
“行啊。”
然后我跟着紫堂往右边走,来到了玩具区。
希望这里不要遇见那些有对象而且还秀的,关爱单身箭头and单身紫糖,人人有责。
19.
刚进去就看一个浑身白色笑眯眯的男人,他的白色风衣里面有星星的布条。
所以说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
我想着就当没看见拉着紫堂就走结果被拦下来了。
“我是丹尼尔,是积木,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20.
“我是刚刚化成人形的箭头,我叫金,这个叫紫堂幻,他是紫色的硬糖。我们是来了解地形的,你好啊。”
我代替我自己和紫堂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和来这里的目的,丹尼尔点点头就放我们进来了。
那个丹尼尔是看门的吗?希望接着走下去不会再碰到这样的人…

本章有一点点凯柠,当然以后没了。
by寒宝宝
@Junk@0604
@筱梓骷髅
@灵喵雪

成精超市关于

首先这是一个沙雕梗,来自于 @Junk@0604
本文主金视角
cp:主金幻  副雷安,瑞嘉
ooc预警
欢脱沙雕逗比
每一篇没有多大的联系,大概二十多章结束。
十分不正经
可能会有肉渣子【重点:可能】
站标签致歉
正文明天发
标签:成精超市
by寒宝宝
@Junk@0604
@筱梓骷髅
@灵喵雪

【雷安】意外

https://shimo.im/docs/GZCbV4bIXeE1UYsx/
被屏蔽了
ooc预警
走链接
主仆pa
开车部分短小
第一次开雷安车
by寒宝宝
@Junk@0604
@筱梓骷髅
@灵喵雪

季无人设

季无:
姓名:看见上面季无两个大字了吗?
性别:男
年龄:???【反正很大了】
生日:1月9日
星座:摩羯座
性格:特别随意,什么都不在乎,似乎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明明很强,而且因为是鬼对物理攻击免疫但是面对攻击就是有点怂。有个盒子,盒子里面是可以养魂的,听说里面有一缕灵魂。
外貌:到时候慢慢画,其实文里面写过hhhhhhh
血型:O
喜欢做的事情:在各个世界到处晃,尤其是各个世界的墓地,最喜欢的是安那个世界最大的那墓地
最喜欢的食物:未知
身高:177
体重:……【不说行吗……】
属性:暂时不透露
cp:暂时不透露
特殊能力:鬼火异域
冥界的冥王,其实接下这个位置也是迫不得已的,所以干脆当个甩手掌柜算了,一直在各个世界逛,也曾来过安的世界,跟安是朋友,在安最后的计划里曾出手帮过忙。手中一直捧着那个盒子,盒子里的魂貌似对他非常重要。

你们猜一下季无是攻是受,顺便季无cp已经很明显了hhhhhh
by寒宝宝
@Junk@0604
@筱梓骷髅
@灵喵雪